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外婆来讲鬼故事 > 外婆来讲鬼故事(二)智斗胎煞

外婆来讲鬼故事(二)智斗胎煞

作者:朱小夏 发布时间:2013-10-09 浏览数:

上一篇: 外婆来讲鬼故事(一)老宅深井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月圆之日很快就到了,道长说家里的小孩都需要符咒的保护,胎煞出井后一定会先找这几个孩子,必须要隐藏住他们几个的“气”,外婆和他的 哥哥姐姐们都未成年,被安置在一个贴满符咒的房间,太公还特地到寺庙请了几个开过光的佛珠法器让他们待在身上,让年长的哥哥照顾好几个弟弟妹妹,外婆透过 窗户的缝隙,看到院子里摆了一个长桌,桌子上摆满了玩具和一个香炉,那个穿着奇怪的老爷爷手里拿着一把铜钱串成剑,太公太婆穿着一身白色纸衣站在桌子两 旁,外婆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还在努力的透过缝隙向外望,姐姐们很害怕的躲在床下,可是外婆却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觉得这些事很有意思。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青松道人深知那胎煞的可怕,今晚是月圆之日,那孽障本就是死胎成煞,还未长全四肢五官,一旦被那孽障吸食够日月精气它便会聚形成 魔,到那时这所大宅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过明天,嗜血后它更是无人能敌,想要除掉它只有抓住这最后的机会,青松道人计划在午夜12时之前诱它出井,太公太婆 站在桌前穿着道人特制的衣服,那胎煞看到他们只会觉得是两个纸人,太公太婆手中各端一碗黑狗血,碗上盖着盖子,只要那胎煞来到桌前,太公太婆就会把黑狗血 泼到它身上,暂时封住它的行动,这时青松道人绕到北院的井中,挖出母体在井下的尸骸,一举除掉。就在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青松道人把桌子上的小孩玩具一一 上弦,木公鸡发出咯咯的响声,走马灯闪烁着朦朦的亮光慢慢的转着,外婆看到亮光认出了是自己上个月在集市上求太婆给她买的走马灯,外婆很生气太公他们竟然 拿自己的玩具,在外婆小的时候她的东西别人是不许动的,外婆在使劲捶窗户发泄着自己的怒气,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她捶窗户的同时,窗户上掉下了两张符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太公太婆紧张的全身冒汗,太公忍不住为道长那鬼东西什么时候能来,青松道人叫他俩不要急,那孽障在阴狠也有小孩子心理,对待小 孩子的玩具会十分好奇,一定会来的,叫太公太婆站好不要说话也不要动,一旦被那孽障发现这是个圈套,到时就很难制服这孽障了。这时青松道人感觉到了一股煞 气,急忙对太公太婆摆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偷偷把身形隐入黑暗中,之后南院院门旁出现一团黑影,黑影渐渐蠕动过来,太婆吓得不敢睁眼,为了自己的四个孩子她 咬牙强挺着恐惧,只见黑影越来越近,太公看到那团黑影真面目,也吓得脸色发青,嘴唇发抖,那根本就不是人形,一个有如脸盘大的脑袋拖着还未长全四肢的身体 在爬行,不,那怪物在蠕动,浑身冒着黑水散发着臭气,太公不敢细看,生怕再看会自己会受不了直接昏过去。
  不消一会,那怪物已蠕动到桌子附近,看来那怪物是被走马灯的灯光吸引,怪物它伸出触手,将走马灯拿起,外婆在屋里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拿走了她心爱的 玩具,特别的生气,心里只想着出去把玩具拿回来,小孩子的无知让她不知道恐惧,用手打不开窗户就换用脚踹,结果本已封的严严实实的窗户愣是被外婆踹出一条 粗缝。

那胎煞感觉到小孩子的气息,太公太婆还未将黑狗血用上,那怪物一个转身便不见了。外婆看到自己又成功的把窗户弄出一个大窟窿很高兴,她立刻趴在窗户上往外 看,但是她只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球,眼睑外漏 ,没有眼白,留着黑水。外婆就是平时再胆大现在也脚软了,她想哭都哭不出声来,就那样定在那里,这时外婆的姐姐们看到这个场景,忍不住发出了尖叫声。
  太公太婆听到身后房间里孩子的尖叫声回头才看到那怪物奔自己的孩子去了,吓的不得了,太婆本是连眼睛都不敢睁,只等着太公给她发暗号再动手的,结果看 到自己的孩子有危险,也顾不得其他了,端着碗就往房前跑,太公看到太婆跑过去了也拦不住只好也跟着过去,道长说过,他们两个不能动,只要一动那怪物就能看 出他们两个是活人,太婆跑向怪物一碗狗血泼了过去,那怪物直接避过攻击,转身朝太婆脸上喷了口黑气,太婆捂着脸痛的摔倒在地上,太公随后赶了过来,一碗狗 血正好泼到那怪物身上,那虽然这黑狗血的力量强劲,可是一碗的量太少了,并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那怪物发出阵阵刺耳的叫声,青松道人正在井边伺机而动,听 到胎煞的哀嚎声后已知太公他们得手,把符咒点燃催出三位真火,烧了那胎煞的尸身,而南院的胎煞感觉到自己的尸身不保,更加痛苦的嚎叫,外婆他们几个小孩在 屋里吓得汗毛竖立,冷汗直流,姐姐更是哭出了声音。
  青松道人眼看着胎煞的尸身即将燃尽,一个女鬼突然出现,道长厉声问道“哪来的孤魂野鬼在此地放肆?”女鬼跪在青松道人面前,满脸的悲切,她已没有了泪 水,“道长,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儿子,你再烧下去他身形俱灭,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原来这是那胎煞之母,青松道人看那女鬼却也可怜,胎煞暂时也控制住 了,便让那女鬼把她的遭遇细细的讲了一遍,原来那女鬼名叫春花,原是这大宅旧主人家的帮佣,那旧主原来是这里的县太爷,民国后被除了官,可是家中财力雄 厚,一时间过的倒也奢华,春花想来也是个有几分姿色的,在这里做帮佣被老爷看上了,被糟蹋了身子,染了身孕,那老爷本有四个夫人,说只要春花生了儿子,就 收她为五夫人,春花被逼无奈也只好答应了下来,春花怀着身孕住在北院,平日里其他夫人在老爷面前对她挺和善,可是背地里总是欺负她,她为了腹中的孩子都尽 力的忍了下来,冬天老爷出城办事,一去一回需要半个月,走前吩咐好其余四个夫人照顾春花。可是老爷一走,她们四个就变了脸,原来老爷叫相士为春花算过命, 相士说春花这回会给他生个大胖小子,那四个夫人怕春花生出儿子将来跟她们分家产,趁着老爷出远门的机会叫人把春花毒打了一顿,扔进了北院后的井里,还特地 做了能压邪的法器镇住她,井口也被石板封上了,春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那样冤死在井中,可怜腹中那还有两个月就将出生的的孩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