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古栈夺命惊魂曲

古栈夺命惊魂曲

作者:轩琅北族 发布时间:2013-12-15 浏览数:

长篇鬼故事之:古栈夺命惊魂曲

 天生丽质的乡村姑娘
    有这样偏远,宁静,闲适,又不乏美丽的小村庄,它的名字叫做卢井村,这个村庄对于生活在那里的每一位村民来说无疑是最适合生存的理想栖息地,最美的世外桃源和人间仙境。这里依山伴水,周围被群山环抱,算得上是山水乡村,这个村子的人口并不多只有一百多位村民,这里的男女老少整日在田间地头里劳作,这里的男人从事大部分的重体力农活,女人多从事洗衣烧火做饭这些琐事家务。
    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身心和精神上都承载着满满的幸福,他们的面部总是有那无法淡去的笑容。他们很少与他们所谓的外面的世界接触,因为他们都不想让外面的人和事影响干扰他们一贯的生活,他们的所有食物都是自己播种的,纷繁的市井生活和险恶的人的内心世界仿佛和他们的距离太过遥远了。这里的村民都很迷信,传统保守的迷信思想观念在他们的大脑思想之中早已是根深蒂固了。
    但一个女孩的突然降临,改变了卢井村人民原有的生活现状和传统的思想观念。这个简单美丽的女孩名字叫做司月,她天生的美丽大方,在全村人民看来就是一种十恶不赦的罪过。
    故事追溯到十几年之前,朴实勤劳的卢井村村民司德运老汉和他的老婆---马芸村妇人早已过了结婚生子的年龄,司德运老汉老两口虽说算得上衣食无忧但唯一不足,令二老苦恼烦恼的就是家里面没有一双儿女,这样一来家里异常显得冷清。老两口对生活也开始心灰意冷,但是司老汉不想放弃,他四处求神问仙,希望上天能够赐给他们老两口一双儿女。
    一日,卢井村里上了年纪的老巫婆给司德运老汉点名了一条求子之路:“你到邻村子---运旺村的观音送子庙去求子,从我们村头开始,一步一跪拜,每一布,每一次的跪拜都要虔诚,这样一来你必得一子女。”司老汉像是中了邪魔一样,一个劲的猛点头。
    司德运老汉按照本村老巫婆事先算好的良辰,开始了求子女的跪拜大礼,每行一步之后,就重重的双膝跪地磕头,几个时辰过去了,司老汉终于跪到了运旺邻村的观音送子庙,此时司老汉的额头已见血。司老汉上前推开那扇积满灰尘的庙门,将早已准备好的贡品献上,点燃了香火,向观音像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还不时的叨念着老巫婆交给他的那一席话语。
    司老汉虔诚祈祷回去后不久,邪性的事情真的发生了,马芸老妇人真的怀了孕,没过几个月,肚子已经大了起来,卢井村的村民都说司老汉行善积德,虔诚的信仰感动了上天。司老汉每日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对未来的生活更加向往。经过十个月,胎儿的孕育,他们的儿女就将降临到这个世界,来到这个温暖幸福的家庭。
    就是那个寂静无声,静得让人恐惧的深夜里,马芸老妇人由于是上了年纪的高龄产妇,那个肚子里面跳动的生命却怎么用力都是生不出来。司老汉此时此刻更是焦急紧张,忙提鞋火速地跑到村头叫醒了接生婆,接生婆感到见马芸老妇人浑身汗水湿透,拼命的抓着被头,在床上痛苦的挣扎着,接生婆见此场景也是有些慌张,她告诉司老汉:"你要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可能是大人和孩子都无法保住,也有可能只保住一个,见此情况可能是难产,实在不行只能用刀把马大姐的腹部切开,再把婴儿取出来。你快去生火,烧一些热水来。"
    司老汉慌忙的赶去生火烧水。接生婆把准备好的剪刀在桌上的蜡台上反复的消毒烘烤,对着疼痛难忍的马老妇人安慰的说了句:"马大姐你要放松,我现在要用剪刀把你的腹部剖开把你的孩子取出来。"马老妇人强咬牙的点头答应着。接生婆毫不留情的划破马老妇人的腹部取出那个有着呼吸和心跳的带血婴儿。接生婆欣喜的说了句:“是个讨喜的女孩!”
    一声婴儿的啼哭,让正忙着烧开水的司老汉欢喜到抓狂。(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忙一个箭步奔向里屋。慌慌张张的从接生婆的手里接过自己的女儿,把孩子递到马芸老妇人的面前看,边兴奋地说:"快看看,这就是我们一直盼望的,我们的女儿终于和我们老两口见面了!"马芸老妇人吃力的微笑着,面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接生婆"啊"的叫了起来:“不要光顾着高兴了,产妇大出血,现在是失血过多,恐怕是很难挽救回来了。”司老汉抱着啼哭的婴儿,扑通一声,哭跪在接生婆面前:“求你了,一定要就回我老婆子的命啊!就算我求求你了!”接生婆无奈的接了句:"你求我,我又不是江湖郎中,我也是没有办法,无能为力,一切就听天由命吧!"
    司老汉最终是眼睁睁的送走了马芸老妇人,眼里满是无奈和痛苦的神情。以当时的医疗条件和医疗水平,救回马老妇人的确是极其困难的。
    第二天,天空昏暗下着毛毛细雨,司老汉用破旧的席子裹着马老妇人,直接入棺,没有选择火化,简单的送葬仪式,把自己的老婆子埋在了自家的农田地里。之后的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里,司老汉也一直都是神情恍惚,仿佛如入梦一样,整天都没有几句话语,消沉的生活着。
    司老汉愤慨上天的不公平和残忍,刚刚要建立起的温暖完整的家庭,就是这样被活生生的拆散,变得支离破碎,残缺不全。司老汉深深的感悟着,上天给了他一个可爱的女儿,却夺走在一起幸福而又饱含痛苦心酸生活多年,一直不离不弃的老伴。他真的是始终都无法接受,但这就是残酷而又幸福的生活,生活总是给人上着一堂接一堂的课;在生活和生命里有所得就要有所失。司老汉深深的领悟到“这个真理”.
    司老汉从痛苦之中渐渐地让自己清醒,生活还得继续抬头跨步走下去,况且未来漫长的生活又不是他孤身一人,他还有唯一的精神支柱,他最疼爱的女儿---司月。司老汉每次看着女儿司月就感觉到马芸老妇人并没有离去,还一直守望在他们父女二人的身边,每当想到这里,司老汉又重新燃气对生活的希望,未来在艰苦的岁月里有他和她的女儿一同去抗拒,去度过。
    。时间总是飞逝即过,一转眼司月已经由一个只能哭着要奶吃的小婴儿成长为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婷婷玉立而又懂事孝顺的大姑娘,司老汉看着渐渐成长起来的女儿,知足,欣慰了。

上一篇:血手印

返回目录

下一篇:猎魂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