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尸体

尸体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7-05 浏览数:

  >>

  此刻是下午两点半,林川房间的窗帘却是拉着的,厚厚的帘布一丝光都不透,房间散发出一种诡异的灰暗。

  林川大汗淋漓,他正跨坐在一具漂亮的酮体上做着某种运动。说是漂亮,却并不完美,在她的背部,四肢背侧有一些细小却不容忽视的斑纹,那些斑纹呈现出一种紫红色,在她苍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

  这些东西,明眼人一看就会明白,那是尸斑。

  林川终于做完了运动,他从女人的身体里退出来,轻喘着抚摸那个女人冰凉的脸颊,脖颈。最后停留在已经不会再张开说话的苍白色的嘴唇上。

  林川的眼神里有一丝可惜。

  保质期快要过了——这么漂亮的女人,现在已经散发出了淡淡的尸臭,混合着房间里交合的味道,令人作呕,但是林川却不觉得。

  他只是觉得有点可悲。

  >>

  小哓来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厨房忙碌,他擦了擦手按下接听键,将电话夹在肩膀上便急匆匆跑回了厨房——他的汤锅差点溢了。

  电话那头的人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他好不容易有一天休假,居然闷在家里不出来陪她云云,林川一边掀起锅盖拿勺子搅拌着一边随口应和。屋子里散发出浓烈的肉香,这让小哓捡回他家的那两只小猫兴奋异常,在厨房门口喵喵的叫着等待开饭。

  林川将火关掉,这才慢悠悠的开口:“我有事情要忙啊。今天晚上陪你,行了吧?”

  对方这才停止了抱怨,甜滋滋的应了句:“我等你。”

  接着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林川从锅里挑了一块肉放进盘子里,走回客厅放下了电话。然后蹲下身子将盘子放到地上。两只小猫立刻饿虎一样扑上来,却又嫌刚刚煮好的肉块太烫,而不得不在旁边没耐心的喵呜喵呜的叫唤。

  他轻轻一笑:“别急。小心烫。”

  >>

  小哓一直觉得能够找到林川这样的男人是她一生的幸运,他是外科的一名主治医师,在医院里名声人缘都很好,有着可观的收入,待人温柔,脾气温顺。何况外表又不错。

  直到晚上十一点前,她都是这样认为的。。

  林川开着车到老地方接她,他们去吃了晚餐,看了一场浪漫的电影,然后酒吧里喝酒唱歌聊天,小哓很开心,因为爸妈都去了日本办事情,她如今自由的不得了。高兴之余,不免多喝了几杯酒,于是看着她的林川越来越觉得他很好看。

  她吻上他的唇,他没有拒绝,然而她倚靠在他身上,却不见他有任何举动。

  他低头盯着她,他额头上似乎开始渗出汗水,他吻吻她的额头,低声说:“我们去我家吧。”

  小哓突然觉得有点兴奋,于是她点点头坐上林川的车去了他的家。

  他们抚摸着彼此,亲吻着彼此,小哓觉得自己身上都烧了起来,然而林川的下面仍旧没有任何动静,她摩擦着他,看着林川从温柔到沮丧,然后目光开始变得很悲伤。

  她轻轻喘息着:“别担心,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吧?可以去看看医……!”

  然后,没有然后了。

  那应该是小哓留给林川最后一个动态的画面,惊恐的神情,因为窒息带来的不断乱踢乱抓,却渐渐频率变小的挣扎。

  >>

  林川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那一年的初恋,两个人从肩并肩到手牵手,从拥抱到接吻。然后是顺理成章的故事。可是因为紧张,他不行,无论如何。

  他梦见那个女子体谅的面庞,愈发开始责备自己。

  然后那张脸变的狰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然后那张脸变化了很多次,最后变成了小哓:“别担心,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吧。可以去看看医生。”

  最后,林川惊醒了。

  他扭过头看着安安静静的躺在自己身边的小哓,心疼的抚摸着她脖子上那一条紫色的痕迹。

  她再也不会说他不行,让他去看医生了。她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小哓,你看,我是可以的。”

  然后他掀开被子,跨坐在了她的身上……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15122.html
上一篇:破碎 下一篇:表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