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黑夜笼罩了整片天空,空无一人的过道和大堂,安静得只有哗哗温泉水流过的声音,还有自己的心跳声。

  我朝客房的床探了探头,发现他呼吸均匀和缓,很明显已经陷入了沉睡。而我对面的两个女生,似乎也是疲惫极了,所以互相依靠着睡着了。

  我蹑手蹑脚地爬向了门边,正当我快要碰到门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我的脚踝,我立刻被吓到,而且同时翻转整个人去看看是谁。

  那个人,是夏紫,原来她把小婷放在了一边的箱子上靠着,让她好好睡一觉。而她就顺势抓住我的脚踝。我立刻摆出拜托的表情,可怜兮兮的,希望夏紫能放我走。

  没想到,夏紫无奈地白了我一眼,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支笔,示意我把手交给她。我疑惑地把手交了出去,然后夏紫就在我的手上写了点什么。当她写完以后,就放开我的手,指了指门,示意我离开。

  我看着手掌,发现上面写了“2楼204”。难道这是那个女生的所在地?我激动地想夏紫点了点头,给她一个充满感激的笑容,然后就开始离开了属于他们的安全基地。

  靠着天空明亮的月光,我摸索到了楼梯口,正准备上楼,我就听到一阵争吵:“你走啊,有种你走啊!”“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我们不欢迎你!”

  我立刻加快脚下的步伐,然后我看到长舌妇正悠闲地靠在门框,然后面不改色地和一个女生在争吵。我走近一点,发现和长舌妇在对骂的人正是幽美。

  “桂枝?!”幽美感觉到有人靠近,回头发现是我,幽美突然心虚地低下了头说。

  “哼,你怕了吧,不敢说话了吧?贱人。”长舌妇看到对手突然变得弱势,当然乘势而上,继续攻击着幽美。

  “你说谁是贱人!你不要太欺负人!”幽美突然抬起头,眼睛瞪大着看着长舌妇,却又说不出些什么反驳的话。

  出于对长舌妇的反感,我出声维护幽美:“果然只有怎么样的人才能说出怎么样的话,幽美,何必管她呢?”

  “桂枝。”幽美看到我为她说话,语气又软了下来,“我…对不起你。”

  突如其来的道歉让我感到疑惑,但是我选择了沉默,因为我不知道对方做错的事情,我究竟能不能完全原谅她。

  正当幽美犹豫着要怎么开口把事实说出来的时候,一边的长舌妇仿佛等得不耐烦了,便说:“呵呵,你知道你高中的时候,你和小健在一起的时候,你做的是女佣的活,而她过的,可是女王的生活!”

  “你什么意思?”我不能相信地看着长舌妇。

  “高中的时候,小健他一脚踏两船,而且啊,他还特别偏心,让你做为他们俩做了特别多的事情呢。”长舌妇继续说道。

  “对不起,桂枝。我当时候也是没有恶意的,我现在真的后悔了,真的。”说着说着,幽美跪了下来,而且哭泣了起来。

  我以为高中的初恋不过是因为遇人不淑而已,没想到现在却告诉我,不仅是选择错了人,还是有朋友的背叛。我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因为一切都把我的思绪搞混了,我不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

  “你以为你很好么,你现在不就把小健抢走了,你就不怕他再次踏两船么?”幽美眼看着我愈发的沉默,决定把注意力转移到长舌妇身上。

  “呵呵,你以为我是你呢?蠢女人。我可是比你精明多了,而且,我们已经见了对方的家长了。”长舌妇趾高气扬地说。

  “见了家长?什么时候的事情?小健你快说!”幽美像是听到什么惊天消息一样,不停地追问着房间里面的人。

  “就是我说我要出差一个星期的时候。”房间里的男声痞痞地说。

  “不可能,那时候我不是都跟你上司和你同事都打过电话,确认是出差了么?”幽美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的严厉管教之下,竟然还是让小健有机会出轨了。

  “这些事,其实很好说,因为我们公司的人都以为你在追我,而我很烦你。所以,他们愿意帮我圆这个谎言的。”小健似乎也坐累了,出来房门暧昧地在后面抱着长舌妇,慵懒地嘲笑着幽美的愚蠢。

  “不!你们这两个贱人,怎么能这样子?小健你不是说过要和我一生一世的么,你不是说要让我每天过上女王的生活么?你不是说我只要骗了桂枝,你就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么?”幽美无力地坐在那里,痴呆地念叨着。

  突然幽美像是发狂了一样,扑向了长舌妇,而长舌妇也因为这个冲击,和小健一起倒在了地上。

  “啊…救命….”长舌妇在地上弱弱地说出了这句话以后就没了声响。由于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们三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怎么了?

  然后小健大声地吼叫,让我瞬时清醒了,我立刻跑过去看怎么了,然而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心。

  我看到了幽美像只妖怪一样,坐在长舌妇身上,而她手上染满了鲜血。同样染满了鲜血的,还有小健的脸,以及长舌妇的口。

  “啊!”我忍不住尖叫了出来。因为,幽美她突然从长舌妇身上歪向一边晕倒了,而我就刚好看到长舌妇她的舌头竟然被人硬生生的拉出了许多,就像我们电视中常看到的白无常一样,舌头软软地歪向了一边,满口的鲜血仍然在往外流。

  一旁的小健因为离长舌妇比较近,所以他满脸都是鲜血,而且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可能是恢复过来了,小健立刻把长舌妇推到了一旁,自己嫌弃地拿出纸巾抹去脸上的鲜血。

  出于医护人员的专业精神,我忍住了呕吐的冲动,朝长舌妇那边走了过去察看了一会,发现长舌妇已经失去了生命特征,也就是死了。而一旁的幽美,却是沉沉地昏迷着。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2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