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在黑暗的笼罩下,我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摸索着前行。但是,逛了没多久,我便累了下来。而一路上的场景也是触目惊心。

  路上时不时出现一滩滩粘稠的液体,由于夜色太黑,我无法判断着这究竟是不是血液。可是,这一路上弥漫的血液越来越浓厚了,而且隐约带些腐败的味道。

  我满头大汗,再加上并没有吃晚饭只是吃了一些带来的小零食,体力隐隐已经有些透支的迹象。可是,我不能就此放弃,我还没找到娴淑,他们还有危险。

  终于支撑不住了,我就找个院子里面的石凳做了下来,稍作休息,等恢复后再继续找。

  我还在喘着大气的时候,突然身边的空气就像凝滞了一样,渐渐地变成了雾气,就着月光看,隐隐带些血色。而且,空气中突然增重的血液气息,让我适应不过来,我蹲下干呕了起来。

  “桂枝,桂枝,我找到你了,嘻嘻,看你这个背叛朋友的家伙还要逃去哪里?”背后传来了一个诡异的女声。

  但是仔细辨认,就能发现,其实这个声音对我来说,真的很熟悉。因为几个小时前,我还在和她一起经历着众人的怀疑,然后呆在一个小房间里面说着话。

  “娴淑,是你吗?”我没有转身,因为我的直觉和我后背已经竖起的毛告诉我,我后面站了个极其危险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东西,因为我感受到了娴淑的气质已经完全不同了,再加上周围环境的突然诡异地改变,我不得不往“东西”这方面想。

  “嘻嘻,当然是我呀,桂枝,我们可是好朋友,你不认得我了吗?你为什么不转头看看我?”后背的声音逐渐在靠近,气氛也随之变得越来紧张,一触即发。

  我吞了吞口水,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然后做好准备转过头去面对娴淑。可是没有鬼片里面惊悚的画面,面前还是那个甜美的娴淑,但是她身上的气质却变得暴戾,笑容也呈现一种诡异的角度。

  “娴淑。”我刚想开口叫她,希望她还有人性。但眼前的娴淑的皮肤竟然开始渐渐腐烂,脱落,然后露出了暗红色的肉。这颜色,还有她身上的腐臭味,明显已经死了很久。

  “咯咯”娴淑就这样笑着,可是脸上逐渐浮现的点点紫黑色尸斑,而娴淑明亮的眼睛突然爆出了一个眼球,只有一丝肌肉松松垮垮地连着它,让它垂在眼眶下面。眼前的一切,实在让我无法与那个活泼爱笑的娴淑联系在一起。

  娴淑突然在我一眨眼的功夫,就移到了我前面来。娴淑咧着嘴巴朝我笑着,由于嘴唇已经腐烂了,所以我可以十分清楚地看见她的牙龈以及牙齿,而她的口水好像也因为笑的原因,一直往下滴。

  我吓得从椅子上跌落了下来,而娴淑,也顺着我,趴在了我身上,而且还用一股近似巫婆一样的沙哑声音说:“我饿,我好饿,桂枝我好饿。”

  然后娴淑用她干枯如柴的手,慢慢地抚摸着我的脸,像是在打量着食物的样子。食物?我毛骨悚然了起来,我想要奋力推开娴淑,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因为,我和娴淑,不,应该说这只妖怪的力量,相差太大了。

  对于猎物突然的挣扎,娴淑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但很快,她发现我的力量并不如她,她也就把自己整个身体压到我身上,同时也不敢放松警惕,牢牢地盯着我,以防她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溜走了。

  娴淑那颗垂下的眼球差点就碰到我的下巴,而她的口水,则一滴一滴地滴落到我的衣领上,发出“刺刺”的声音。娴淑,她的口水竟然有腐蚀性。

  可能是等不及了,娴淑她张开了她的血盆大口,准备往我的咽喉咬过去。“不!!娴淑!!你醒醒!”我闭上眼睛大喊着,希望娴淑可以恢复她的本性。

  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了,我颤颤巍巍地睁开了眼睛,发现娴淑竟然抱着头蹲坐在我旁边,而且还发出痛苦的叫声。

  我做了一会思想挣扎,还是走了过去,但是留了点距离,以免娴淑又疯狂起来,这样我也有办法逃跑。我轻轻地说:“娴淑,娴淑,你还好吗?”

  娴淑突然抬起头,那是正常娴淑的样子,但是她的眼眶却盈满了泪水,她哀求地看着我:“桂枝,救救我,啊!好痛,你快滚出去!”娴淑还没说完,她又抱着头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你快滚出去?难不成有什么东西在娴淑身体里?我继续追问着:“娴淑,你怎么了,究竟是谁进入了你的身体?它要对你干什么?”

  娴淑努力地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她几乎是吼着说:“它就是个魔鬼,它要占有我的身体,它要我们全部人的命做祭品!快!快去大堂组织它!快去!桂枝!啊!”

  娴淑的皮肤又开始出现了腐烂的状态,我知道它又要回来了。我立刻撒腿就跑,冲向大堂,去看看究竟是谁谋划了这么一场杀人聚会!

  后面传来了快速的脚步声,糟糕,我怎么就忘了丧失本性的娴淑的速度和力量都不能以普通人类来算呢?怎么办,它好像快要追上来了!

  “笨蛋,怎么就随随便便把我给你的玉坠交出去了呢?就不怕这是定情信物嘛?”熟悉的慵懒声音如救世主一般在耳朵响起,而同时消失的,还有后面追赶的脚步声。我往后一看,娴淑一动不动地躺在了地板上。

  “子衿!”我的泪水像决堤的大坝一样,倾涌而出。一个温暖的怀抱适时地包围着我疲惫冰冷的身体。

  “女人,能不能不要哭了。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做,不然在这里死去的人,可都投不了胎了。”子衿苦恼地挠了挠脑袋,无奈地说。

  我倏地抬起了头,抹干眼泪,然后拉起子衿的手,一起朝着大堂的方向跑过去。我紧紧地握着子衿的手,感觉自己的力量和信心都回来了。有你,真好,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背后子衿,他轻轻挑起了眉头,然后邪魅地笑了起来。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2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