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虽说,子衿的出现让我安心了很多,可是我在跑向大堂的路上,绕过了一具具尸体,跳过了一条条断肢。这些这些,都让我的心重新悬了上来,我不知道子衿是不是有把握对付,因为这次的对手,不是一般的危险。

  手掌传来的温度,让我躁动的心,安静了不少。突然,不知道在哪里,竟然传来了男人的惨叫声和女人的求救声,我放缓了奔跑的步伐,想要去拯救他们。

  但是子衿紧紧地握了我的手一下,然后说:“娴淑,集中注意力奔跑,这些都是幻觉。”

  子衿的话,让我清醒了一些,我努力地把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然后加快脚下的步伐,匆匆地赶向大堂。

  看到了大堂就在眼前了,我高兴地冲了过去,但是,大堂里竟然空无一人。而地上有用鲜血画成的巨大图腾,有7支红蜡烛均匀地分布在图腾的四周。

  这个图腾,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心神不宁,而这个图腾看起来就像有一男一女赤裸坐着,然后一条蛇紧紧地缠住了他们的脖子。他们双手摆成极其优美的弧度,整体看来,就像是在进行着某种邪教的祭祀。

  而子衿在看到这个图腾的时候,眉毛明显皱了起来,说:“这个不是失传已久的”蛇人“图腾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什么是‘蛇人’图腾?这代表着什么,很严重吗?”我看着子衿阴沉的脸色,不由得担心了起来,或许这次我又把子衿扯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里面了,而且,这一次,好像子衿都自身难保啊。

  “这个‘蛇人’图腾,是属于很久以前一个专门供奉蛇灵的邪教。这个邪教,四处收集婴儿,把婴儿献给所谓的蛇灵们作养分,还美名其曰说婴儿的灵魂和血液是最纯洁的,只有用婴儿贡献给蛇灵,才不会玷污蛇灵的神力。”子衿回忆着说。

  “这什么狗屁蛇灵,竟然残杀了那么多婴儿!”我听到这个邪教的所作所为以后,忍不住骂了几句。

  “但是,这个邪教却真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支持着它,估计是当时成精的蛇妖在作怪。后来,人们忍受不了邪教的压迫,而且当时国家本来人口就少,所以,官府和民众一起联合就把这个邪教给彻彻底底地清除了。”

  “清除了?那为什么这个图腾还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不是要纯净的婴儿灵魂和血液么,为什么要杀了我们?”

  “我也不太清楚,所以我才没有把握。不过,现在图腾出现在这里,就应该预示着有什么祭祀将要开始了。”子衿紧皱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过,我不由得有些愧疚。

  “子衿,你有办法逃出这里吗?”我问

  “方法有是有,但是只能我自己一个人出去,要是带上你们,情况可能会很凶险,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负荷得了。而且,这个幕后主使者,必定也不会放过他的祭祀品们。”子衿看着周围的地形,理智地分析道。

  “那你先逃出去吧,等你想到办法再回来救我们,不然呆在这里,也可能会威胁到你的安全。”我不安地说着。

  子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故作轻松地说:“看情况吧,也许一切没我们想得那么糟糕。”然后,子衿调皮地眨眨眼睛,继续说:“不如我们先把这里破坏掉再说,娴淑不也让你阻止祭祀吗?”

  我点了点头,准备开始着手把地上那诡异的图腾和蜡烛弄乱。但是,一切真的那么如我们意?答案是不,因为就在我们快要动手的一瞬间,我的四周突然化成一片黑暗,身边的子衿也消失不见了。

  刚开始,我努力安慰自己要镇定,自己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但是当我努力地往前跑,祈求找到一丝光明的时候或者一些事物,残酷的现实狠狠地把我打压下去。终于,我不小心被自己绊倒了,也是被自己的绝望给绊倒了。

  那种让人恐惧窒息的孤独感又回来了,尤其在这无尽的黑里,更显得可怕。我有些害怕,就大喊着子衿的名字,希望得到一些回应。犹如被吸进了黑洞一样,我的声音被这个洞给吞噬。

  “怎么了,我的小桂枝。”一只白净修长,骨节分明的手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抬头一看,发现是我寻了很久的子衿。

  “子衿。”我大喊着子衿的名字,带着哭腔。而自己的手则不自觉地放在了子衿那白润如玉的手上,可能是错觉吧,我感觉到子衿的手比往常都要冷上一些。

  “小桂枝。”子衿温柔地喊着我的名字,眼睛里面装满了我在日常生活中看不到的柔情。子衿轻轻地环抱着我的腰,把我带进他的怀抱里面。我呆呆地接受着子衿的柔情,心里面尽是温柔,终于,自己可以安然地呆在他的怀抱了。

  “小桂枝啊。”头顶上传来了子衿腻死人的声音,我轻轻地应了:“嗯,我在呢,什么事啊?”子衿笑了,从他胸膛传来的震动,我知道他很开心。但是,为什么突然这么兴奋了?

  也许发现了自己的失常,子衿收敛了一些,继续柔情地说:“桂枝,你愿意嫁我为妻吗?”我抬起头看着子衿那充满了诚意,亮晶晶的蓝色眼睛。我不自觉地点了点头,然后发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把自己终身大事给定了,脸上像火烧一样。

  “害羞的小桂枝真可爱。”说完,子衿便封住了我接下来要说的话,火热的吻落在脸上,身上,直至两个人坦诚相对,我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突然,一阵窒息的感觉突袭而来,我感觉到脖子被什么东西勒住了,但是当我的手触碰到脖子上,还是那光滑的皮肤,没有任何东西。

  “子衿,救….救我。”我无助地在空中摆着手,期待子衿能帮自己一把,可是我看到的,却是子衿他那奸计得逞地笑着,两手抱胸一点都没打算来救我的样子。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23.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