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眼前的子衿,渐渐幻变了成其他模样,我维持着最后一丝清醒,看清了眼前人,那是老王?!我想开口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但是我脖子上的压力已经越来越大,我已经无法再说出一个字。

  老王笑着做了一个劈的手势,然后周围的景物开始消失,我开始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是赤裸着坐着,而对面则是同样赤裸坐着,紧闭眼睛的子衿。

  而我们贴的紧紧的,联系着我们的就是缠绕在我们脖子上的蛇。那是一条全身碧绿通透的蟒蛇,这条蟒蛇像女子手臂一样瘦弱,但是它的力气却远远大于我的想象。它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们两个,仿佛在嘲笑我们在不久以后就要变成它的食物了。

  我不甘地看向老王,希望他说出杀我们的理由,而一旁阴沉的老王,似乎知道我心里所想,竟然走了过来,蹲下,然后开始说起那不为人知的往事。

  “我高中的时候,只求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啊,那时候的我,悄悄地喜欢着娴淑。但是,你们这群人,为什么要扰乱我呢?为什么要欺骗我说娴淑也喜欢我呢?为什么让我跟娴淑表白?为什么娴淑她要这样无情地对我?为什么你们这群人如此残忍?”

  老王一连串的质问,让我想起了:那时候,因为老王长得难看瘦弱,于是他就成为了我们班欺负的对象。就算我不参与欺负他的一员,但也不会帮他说什么,做什么,因为这样只会惹祸上身。

  老王喜欢娴淑的事情,不知道被谁知道了,还加大宣传,然后班里的好事之徒,就开始策划一件整蛊老王的事。小健,幽美,长舌妇,赵威等人就是其中之一,当时幽美还让我参加,但是我没有接受,只是答应不会说出去就是了。

  如计划中一样,老王听到一些有心人的话以后,渐渐相信了娴淑也喜欢她。然后,他就鼓起勇气在女厕门口堵着娴淑,然后跟娴淑表白了。我记得娴淑当时脸都气绿了,指着老王大骂:“你这个老王八,还想吃天鹅肉了?我跟你说,你这种穷酸鬼,没人会喜欢你的!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见到你,死王八。”

  我记得被娴淑当众狠狠拒绝了以后,那些策划的人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老王也意识到自己被整蛊了,所以就抡起一把椅子准备砸向那些人。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怎么能敌得过一班人呢?老王也被乖乖制服了,从那天起,老王变得越来越沉默了。

  老王看着我陷进回忆,多多少少也知道了我记起了那件事情。老王冷笑着:“你说,你们这群人该不该死。幸亏有好心人给了我这本古籍,让我在短时间富裕起来,让我能报复你们这群人!”

  “子衿是无辜的,他不是我们班的人。”我默默地说,自知难逃一劫,只希望不要牵连到了子衿,他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放过他?哼,不可能,他不是人类吧?”没有等我回答,老王继续说:“他身上的修为,被尊敬的蛇灵大人看上了,所以让他做养分是他的荣誉。至于你,本来可以放你一马,但是你身上好像有什么宝贝,让蛇灵大人垂涎,所以,嘿嘿,为了我以后的财富,对不起了。”

  “那娴淑她变成这样也是你做的?”我说。老王骄傲地说:“我可是破例将她列为蛇灵的人,她现在可是和蛇灵是一体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谁死就谁死。我对她多好!哼!”

  我悲悯地看着他,说:“这就是你说的爱吗?就是杀死娴淑吗?就是逼迫她和那个蛇灵对抗,争夺身体,然后做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吗?”

  老王听到这里,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疑惑,想继续追问下去,但是脖子上的蛇发出“丝丝”的声音,仿佛在警告老王不要多问,快些进行祭祀。老王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不带任何感情地走到图腾前面。

  我感觉到了脖子上的压力突然减轻,只见老王拿出了一支笛子,开始吹奏了起来。说来也奇怪,在这笛子声中,我的意识开始涣散,音乐像是有种奇怪的魔力一样,让我的手臂不自觉地开始随着节奏摆动了起来。当然,我对面的子衿,也跟我一样在摆动着手臂。

  如果现在有人经过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我们两个的状态,就跟图腾上画的一模一样。突然笛声一停,我们的整个身体竟然僵硬了,怎么也动不了。而脖子上的蛇尾开始越缠越紧,越来越让人窒息,我感觉我几乎快触碰到了死亡的边缘。

  严重的缺氧,很快让我整个人陷进了昏迷中,但我仍能感受到脖子上蛇尾似乎要把我的脖子勒断一般,还在加大这力气逗弄我这猎物。这次,奇迹女神没有眷顾着我。

  好像睡了很久一样,我慢慢睁开了眼睛。印入眼眸的,是温泉旅馆的大堂,但是跟昏迷之前不同的,大堂似乎发生过一场恶斗。

  难道是子衿醒来了,然后救出我们所有人?但是,为什么我仍然留在这里?子衿不会抛下我不管的啊。

  我皱着眉头在思考的时候,眼一尖,看到了地上的手链。嗯?这不是我的手链吗?怎么会掉在这里了?我一边想着,一边蹲下身子去捡这条手链,但是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竟然捡不到这条手链?第一次捡的时候,没有捡到我以为是自己刚醒了注意力不集中,所以手捡的地方歪了。但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还是捡不到,就像是我穿过了这条手链一样,完全不能触碰到它。

  我是不是死了?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了鬼魂?这些疑问渐渐浮现心头,我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手,然后疯狂一般冲向房柱,轻飘飘的,毫不阻碍地,我透过了房柱。

  我眼睛涩涩的,想要哭泣来发泄一下,但是无论怎么样,我都无法哭出眼泪。对了,我忘了鬼是没有眼泪的,我无力地自嘲了起来。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24.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