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我似乎被永远留在了这个地方,这个温泉旅店的大堂。我也不是没尝试过出去,但是似乎有一层屏障把我困在了这里。

      站在柱子后面,看着从东方冉冉升起的旭日,感叹自己又一次从那孤独无助的夜迎来了光明的天空。  自从我发现自己变成了鬼魂,日光也随之照射在我身上,奇怪的是,我竟然不怕日光,那也比其他鬼魂要幸运一些,不必躲躲藏藏地生活着。  

       在我飘荡在这大堂的时候,有很多警察进来了,听他们说,搜出了不少尸体,但是所幸的是,好像都是我昏迷前死去的人。而剩下的人,都活了下来。我笑了笑,这总算是一件比较安慰人的事情了。  不过,警察却提到了我的名字,把我列为了失踪名单和嫌疑人。因为,我的肉体不见了,是死是活大家都不知道。警察自然也会怀疑我是不是畏罪潜逃了。  后来有一些人来清理了大堂,而面对没有血腥的环境,我能更加安然地生活在这里了。但是,我的记忆好像越来越少了。我记得子衿说过,凡是脱离了肉体的鬼魂,如果不能在7天内投胎,那么她的记忆就会渐渐减少,直到第八天,鬼魂就会失去全部记忆。

  失去记忆的鬼魂,会忘记它生前所有的事,所有的亲人和朋友,甚至连投胎路都忘记了怎么走。这样的鬼魂,就会变成了路边无主的游魂,终日无目的,行尸走肉般飘荡着。

  我一想到自己也许会变成这样,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恐惧,可是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不是没努力过去突破这个屏障,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没办法走出这个圈里,看来,是有人希望我永世不得超生吧。

  掰了掰手指算算,已经是第四天了,我的记忆好像只剩下了父母,弟弟,高中的生活,还有子衿。至于医院实习发生过什么,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我还是记得自己有一只叫子衿的狐狸,我有一个需要被我拯救的弟弟,对了,我还有一对对我有误解的父母。为什么会有误解呢,我忘了,大概我又做错了事情吧。

  滴答滴答,今天下雨了啊。淅淅沥沥的雨水敲打在有些年份的青石板上,发出沉重的叹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已经不记得了,或许我从一开始就在这里吧,但是为什么我却出不去呢?我是有什么事情要完成吗?啊,真的不记得了,怎么办,子衿。子衿是谁?对了,子衿是我养的一只狐狸啊,我不断提醒着自己。

  第六天,我只记得了我来这里实习了,然后,遇见了一只叫子衿的狐狸。我从哪里来,去往哪里,我都不记得了。我无助地躺在地上,紧紧地攥着拳头,努力地回想着以前的一切。但是这都是徒劳,我的记忆里面都渐渐变成了空白,连和子衿的回忆都快被吞噬掉了。

  “子衿是一只狐狸,我很喜欢子衿。”因为回忆以前的事情而花光力气的我,一边大口大口地吐着气,还一边念叨着这句话。 

       外面的雨还在一直下呢,有些雨丝飘进了大堂,沾湿了我脚下的空地。我真羡慕这些雨滴,可以自由穿梭于自己想去的地方,不像我,被困在这里,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只是记得一只叫子衿的狐狸。

        

  不知不觉,自己竟然望着外面的雨滴发呆了那么久,子衿,子衿是谁?为什么我的记忆里面会出现这个人的名字,他是谁?等等,我的记忆呢,我的记忆都去哪里了?

  在这七天里,我默默地忍受了那么多压力,我一直自欺欺人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到了最后呢?我已经忘了自己是谁,我忘了我所有的事情,我只是空空地记着一个名字:子衿。那究竟是谁,是可以救我的人么?那为什么还不出现?

  “啊!!!!!!!”似乎感应到了自己的记忆开始完全消失,我不甘地朝着外面大叫,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昏迷之前,我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怀抱的主人轻轻叹了口气说:“幸好赶上了,你辛苦了,桂枝。”原来我的名字是桂枝啊,那你是子衿吗?不过只是一瞬间的想法,我就陷入一片黑暗中了。

  “吾所寄附之体,汝因吾受苦了。”一个清亮的女声把我从黑暗中叫醒了。“你是谁?”我警惕地问。

  “吾是远古时代失传已久的思忆铃,能够读懂三界任何人和事物的过去。”一个金色的铃铛出现在我面前,系着铃铛的红色绳子慢慢地荡漾着。

  “那你为何出现在我身体里面?你就是它们说的宝物?”

  “吾乃女娲上神一时兴起所造,只为思忆以前的往事。不过,现在存活下来的神器,只怕只有吾一个了。”思忆铃落寞的声音让我心头一动,大概是因为都是被抛弃孤独生存的经历吧。

  但是,思忆铃的答非所问,让我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也许是思忆铃也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她又解释:“凡是上神所制造之器皿,皆有灵智,且都有上神的精气所扶持。而因为这,才让吾成为了众多妖鬼追逐的对象。”

  “那你为什么在我身上?”我继续追问道

  “因为汝与吾有缘。本来吾是被上神抛弃,沉睡在湖底。而汝则唤醒了吾,吾视汝有危险,所以吾救了你。但是,由于吾的力量太薄弱,无法救另一个沉入湖底的人。”思忆铃声音不咸不淡地回答着。

  “是你救了我?哈哈,我宁愿你救的是另一个,什么狗屁缘分,你这么笨的智商,被上神抛弃也是活该的!”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以后,我把所有的错误都推给了思忆铃,不顾形象地朝着她大骂。

  “汝之言语甚是过分,吾不愿与汝再争吵。”说罢,思忆铃仿佛也被掀开了最疼痛的伤疤一样,消失在了我眼前。随后,我也被一阵强力拖出了这个空间,我耐人寻味地看着这个空间,思考着思忆铃的话。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2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