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无道不相信地说:“阵法启动?你在说什么?”

  狐仙族长自己被一只快要出世的鬼煞所伤,心里自然有些烦闷,秀眉蹙起来不耐地说:“就是阵法启动了!三界都要毁灭了,谁都逃不出这个劫了!”

  “不可能,怎么会一拿到子衿的心脏就开始启动阵法呢?明明丑时是最不适合鬼怪生存的时间,为什么他...”无道大吼,眼睛布满了血丝。

  无道选择抛弃了守护红景的最后一刻,从那么远的地方赶过来就为消灭这个将要危害三界的东西,但是现在面前的这位狐仙族长竟然轻描淡写地说阵法要启动了,鬼煞要出世了?

  狐仙族长嘲讽的看了无道一眼,冷笑一声道:“哼,丑时早就过了。而且,你知道你中了那女鬼的诡计吗?其实,今晚的辰时的确是抓鬼的好时机,但是你可知道之后就是寅时!”

  “寅时!我...我倒真的漏算这一点!”无道声音越说越小“没想到我自诩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

  “寅时乃对应虎,如果有月光,以老虎的威猛鬼怪应该不敢放肆!但是,你注意到没有,今天没有月亮,老虎会变成鬼虎,助长鬼怪的力量,这个时候的鬼怪之力犹如老虎一样凶猛!”狐仙族长说。

  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以后,狐仙族长对于无道的不满更为之大!原本害死自己孩子,就已经让身为母亲的自己心疼,当知道竟然是因为眼前这个道士的一时疏忽而导致的,心里的无名火当然会更加大!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情况下,天空突然轰隆隆地打起了雷,天空黑得深沉,如墨水一般。两人脸色青黑地看着不远处的散发的青色光束,就像广场上的照明灯一样明亮,但这个光束却给人一种威压和来者不善的感觉。

  这个青色的光束持续了许久,但没有人敢靠近发出青色光束的地方,因为大家都怕被这个青色光束的力量所吞噬进去,而不巧刚好在青色光束发出的地方的一些生物,统统都失去了它们的力量,还有生命!

  青色光束终于消散了,狐仙族长和无道等了一会儿,才悄悄地去找那个青色光束的地方。

  到了鬼煞原本藏身的地下室,无道在角落找到了沉睡着的桂枝,而思忆铃用它的最后的力量,为桂枝筑起了一道防护,让桂枝没有遭受到青色光束的吞噬,但是思忆铃因为启动阵法和保护桂枝耗尽了神力,最后化为了一个普通的铃铛。

  无道抱起了沉睡的桂枝,然后没有转头和狐仙族长说:“麻烦狐仙族长通知一下其他种族的族长,要严谨追捕鬼煞。无道自己做出的事情,自己会负责到底。”

  狐仙族长毫不客气地说:“这个是必须的!但是,也麻烦你将我儿的尸体交回给我们家族处理!”

  无道转头,身上的衣服沾了一些子衿的鲜血,有些邪魅道:“唯独这个不可以,但是请你放心,我会救子衿回来的!就当是...对狐仙家族,对于红景的补偿吧。”无道一边说一边用道法把自己传送到桂枝家里,空气中只留下了这句话。

  狐仙族长看着无道离开的方向,握了握拳头,白皙娇嫩的脸庞划过了一滴晶莹的泪珠,说:“你一定...一定要把子衿带回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好吧,桂枝回来了耶,如你们所愿用回第一人称)

  我迷失在了黑暗里面,四处游荡着,寻找着那个出口,就在我快要绝望放弃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光明,而出口竟然就在我眼前。我连忙跑过去,想要看到子衿,想要看到外面的世界!

  “唔....好刺眼。”我猛地睁开双眼,但是刺眼的阳光把我的眼睛刺痛了,我立马又闭上了眼睛。

  一个男人的身影替我遮住我猛烈的太阳光线,我以为是子衿,便开心得说:“子衿,是你救我回来的吗?”

  “桂枝......我不是子衿,我是无道。”无道闷闷地开口说。

  我没有太注意到无道说话的语气,还是很高兴地问:“哦,原来是无道啊!嘿嘿,你们又救了我回来了,好厉害哦!对了,那只笨狐狸去哪里了?怎么没看见他?又出去鬼混了?”

  无道张了张口没有出声,但是想了一下,还是吐出了几个让我崩溃的字。

  “这不可能,对不对?我什么都没听到,一切都跟以前一样,是的!一定是这样!”我有些疯狂地追问。

  “桂枝!你接受现实好不好!这是真的,你不要再自己欺骗自己了!”无道痛苦地说。

  “那你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我抓着无道的手,力气大得无道手背都冒出了青筋。

  无道忍住了手上的痛苦,说:“因为我的疏忽,所以他被依依姐掏去了心脏当你弟弟复活的祭品,思忆铃也因为你弟弟的复活和保护你,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无道看着我呆滞的模样,以为我还是不相信,他说:“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冰箱那里看,子衿的尸体就存放在那里!但是,桂枝我会把他救回来的!”

  无道刚说完“救回来”,我就一巴掌打向了无道的少年稚气脸庞,红红的手掌印在他的脸上,仿佛就像是耻辱的记号。然后,我光着腿就跑向了冰箱那里。

  从看完冰箱里的子衿以后,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坐在这里看着窗外发呆有多久了,但是我心里却一直都不肯从这个状态里面出来。因为我自己知道,如果我一旦从这个状态里面脱离了出来,那么我就会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我不想这样,我很怕很怕痛,特别是那种把心都要撕碎了的窒息的痛苦!

  无道看着仍保持那个姿势看窗外的我,放下了手中已经热了许多次的饭菜,劝说我道:“桂枝,你不要这样颓废好吗?我相信子衿他一定也不愿意这样的你!”

  我没有动作,没有反应。

  无道叹了一口气,说:“桂枝,你知道我几岁了吗?”

  没有回应。

  无道继续自言自语道:“我算起来应该也有150来岁了吧。”

  我听到这句话,眼睛出现了一丝诧异,但我忍住没有回头看无道。

  无道叹了一口气说:“不管你能不能听进去,但我想告诉你,我的故事。”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2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