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被强行拖出思忆铃地盘的我,悠悠地睁开了眼睛,我看到一双幽蓝色的眼眸。但是这次,我没有高兴,更多的是怀疑。

  “老王,你来干什么?”我不善地对着那双蓝色眼眸的主人。

  “老王?呵呵,原来他是变成我迷惑你啊,不过也难怪你会上当,我这样的姿色,很少女人会不动心的。”蓝色眼眸的主人眼睛里面充满着不屑,但是嘴上仍在不停地吹嘘着自己。

  看到这样的子衿,我才确定他是真正的子衿。但是,一旦想到那时候像春梦一样的场景,我就有些害羞。

  子衿看我没有反驳,反而脸上露出了可疑的红色,他立刻激动了地大吼:“那个老王八是不是冒充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没有,没有。”看来子衿并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我为了以后能不那么尴尬地相处,也只能急忙地摆摆手否认着。

  “我的手,不是透明的了。”我惊奇地看着我的双手,然后用手碰碰枕头,碰碰床和桌子,最后还握着子衿的手。

  “我…我怎么会?天呐,太好了,我没有死。”我抱着子衿修长白润的手,激动地向他分享着我的喜悦。但是,很快我有些不自然地松开了子衿的手,因为我怕子衿会知道自己的心意。

  “你该多谢你身体里面的那个宝贝。唔…不对,如果不是它,你也不会这样子,算了,还是不要跟它道谢了,可是…..”子衿没有在意到我的表情,反而有些矛盾地在我面前发着闹骚。

  我被子衿的态度搞得有些晕了,忍不住打断子衿的自言自语:“子衿,究竟怎么回事?”

  “你身体里面有一件了不得的东西,是它引来了那么多垂涎的眼光。但是,这次,它却冒着灰飞烟灭的危险,来帮助你。”

  子衿看着我一脸疑惑的脸,知道自己又要开始长篇大论了,所以他就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我的病床上,然后开始说起我昏迷以后的事。

  “就在那条蛇快要把我们都勒死,吸尽精元的时候,你身体里面闪了一道光把我叫醒。想必就是你体内那件东西的杰作吧。我那时候是被困在了梦靥里面,不然伟大的狐仙怎么会随随便便就任人鱼肉呢?”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子衿一脸忿忿不平的样子。不过也难怪,狐族一向以魅惑和幻术著名,这次竟然被困在了梦靥当中,这多多少少有些丢脸。

  “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本来我很容易解决的。可是没想到,在我放倒了老王以后,那条蛇精也察觉到自己不是对手,竟然把自己的灵魂塞到你的肉体里,还把你的灵魂给挤出来了!”

  “怪不得我醒来一直在那里。”我恍然大悟地应和道。

  “我刚开始没注意到你被换了灵魂,所以就悠然地带着你离开了。幸好你体内的东西给你留了一道屏障,不让你走出这个大堂,怕你走去了投胎路,不然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你了。”子衿脸色凝重了一些,仿佛这都是他的疏忽酿成的大祸。

  我用手拍了拍子衿放在床边的手,示意自己没关系,让他不要太自责。但是,这种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差点闹出人命的事情,怎么会随便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呢?子衿的脸色没有改善,反而更加阴沉。

  “咳咳,然后呢?”我硬着头皮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子衿似乎也觉得自己这样的表现有些不妥,立刻换上了那副邪魅十足的笑脸,但眼神里面的阴沉并没有散去。

  “然后,那个假牌桂枝就千方百计地想勾引我,让我再次沦为祭品。后来,她发现本座的法力高深,就想逃了,那时候本座糊涂,仍不知那个不是你,是你体内的那个东西传话给我,我这才知道,你早就被换了灵魂。”

  “它是指思忆铃么?”我问,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怕自己太冲动怪错了人。

  “原来它的名字是思忆铃。”子衿淡淡地嚼着这个名字,却突然激动了起来“思忆铃?是女娲上神创造的思忆铃么?”

  “好像是这样的…它说它是被遗弃的,所以沉睡在了湖底。但是我和我弟弟的落水惊醒了它。而它认定我是有缘人,却因为自己力量薄弱,不能把我弟弟救起来。”我闷闷地说,一想到自己的命是用弟弟的命换过来的时候,我心情就不怎么好。

  “力量薄弱?不应该啊,书上记载着思忆铃是女娲最爱惜的宝物之一,但却不知道为何失踪了。”

  “可是,它真的是这么说的,难道说它骗我?”我有些怀疑自己体内究竟是不是真的思忆铃了。

  “应该不会。上神制造的器皿都不屑于撒谎,可能是你的身体太瘦弱了,所以它的力量不够吧。而且,你有没有想过,在思忆铃沉睡的湖底,或许也有其他妖怪的生存。”

  我没有说话,因为现在的我脑子里面像一团混乱的毛线团,太多的事情纠缠在一起,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多想一些事了。

  “唉,那老王他呢?怎么样了?”我重重地叹了一声,然后转头问子衿。

  “他早就死了,在温泉旅店的时候,他就是个活死人了。至于他为什么能站在那里,不过是那条蛇精渡了些精气给他,让他给自己当找食物的奴隶。”

  “哦。”我没有做太多的回应,因为我觉得老王的一生是可悲的,但是酿成这场悲剧的人,就是我们,谁也逃不过这个责任。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那娴淑她?”我迟疑着开口,虽然说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但还是想知道结局。

  “你们人类的警察在老王家里面找到了娴淑的尸体,她赤裸地躺在了一个图腾上面,旁边是一个稻草人。”

  “‘蛇人’图腾?”我条件反射地反问。“不是,好像是别的邪派的秘术,专门制造活死人的,而那个所谓的古籍,我也找到了。不过,后来的事情你一定想不到。”

  “什么事情?”我挑眉看着子衿那高深莫测的表情。

  “娴淑的尸体在太平间不见了,而那本古籍也不见了。对了,那个古籍,其实一直寄存在你们医院的图书馆,而且,它就是第四个上夜班不能做的事情——不能阅读的书。”

  我张大着口,脑里面消化着重大的消息,这一切的幕后者是谁?

  谜团重重,步步惊心。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30.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