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虽说我躺在医院安静地休养着,但不知道是不是思忆铃的原因,我总会梦见老王的过去。越是梦的多了,越是愧疚,但现在做什么,说什么都迟了。我心里面默默地打定了出院以后,要去拜访一下老王的长眠之地,好好地道个歉,希望他能投个好胎,不要在过这样的生活了。

  “子衿,你既然修道成了狐仙,那能不能请下面的人通融一下,帮老王和娴淑寻个好人家?”我淡淡地望着窗外光秃秃的枝桠,心里有些愧疚地说。

  “不能。”子衿没有婉转的话语,而是硬生生的就拒绝了我,我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看来,传说中的狐仙并不是万能的。”

  “的确,狐仙不是万能的。所谓的传说,不过是后世之人把我们狐仙的能力夸大罢了,不过,下地府贿赂鬼差还是可以做到的。”子衿挑着眉回应着我不屑的目光。

  “那你怎么不能帮他们寻个好人家?难道你对温泉旅馆发生的事情仅仅于怀么?这未免也太小气了吧,狐仙大人~”我故意把“狐仙大人”加重并且拖长读音,希望子衿不要那么小气跟他们两个计较。

  “哼,我当然不会计较。只是,他们两个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子衿对我的态度有些恼怒,但还是耐住了性子与我解释。

  “什么意思?”我心中听到子衿的回答,有些惴惴不安。

  子衿重重地吁了一口气,说:“老王因为罪孽深重,所以他的鬼魂被收录在了地府关押‘赎罪渊’,估计得要好好审判他的罪行再做惩罚了。所以,他的鬼魂不是简单地贿赂鬼差就能释放出来的。”

  虽然心里已经知道了老王的结局可能不怎么好,但是心里还是默默地希望他受到的惩罚不要太重。

  “那娴淑呢?”我继续问道

  “这个就是我要说的大问题了。”子衿缓了一缓,像是在考虑该怎么告诉我这件事。

  “怎么了?娴淑也要进那个所谓的‘赎罪渊’?她没错啊,都是老王做错的。”我愤愤不平的为娴淑抗争着。

  “下面的鬼差说,他们压根就没有收到一个叫娴淑的鬼魂,而且他们的生死册上,记载着娴淑她还活着。”子衿的话想天降之雷一样,轰得我脑袋嗡嗡响,无法揣测这事情的真实性。

  “你觉得,这一切,会不会是依依姐做的?”我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说出了这句话。说出来以后,我才惊觉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怀疑依依姐牵扯到这些灵异事件了?

  “不要想太多了,该来的,总会来,这就是上天注定的因果循环。但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呢?”子衿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话,像是回答我,也像是安慰自己,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夜已深,病房里一片宁静,只有一些医疗机器在那小心翼翼地发出运转的响声。唉,明天就要出院了,不知道过多久又得再进来躺着吧,这么宁静的夜晚已经很少很少出现了。数数自己住院的次数,都快赶上病危的病人了。

  “思忆铃,你在吗?”我轻轻地询问,我想起了那天被我气走的思忆铃,也自觉那天有些过分了。

  “汝唤吾有何事,若无紧要事,还是不要与吾说话,以免招惹横祸!”思忆铃的声音带着点赌气成分,不过她没有不理我,这应该来说对我还是比较有利的。

  “思忆铃,对不起,那天是我失言了。因为弟弟的死去,对我整个童年打击太大了,甚至因为这个,连我父母都抛弃我,所以我听到真相未免会有些激动。”我抱有歉意地说。

  “原来汝也是有同样遭遇的人,吾原谅汝了。”思忆铃落寞的声音传来,也许是终于遇到知己,我的眼泪有些想要落下。

  “汝甚悲伤乎?”思忆铃说。

  “嗯,有点遇到知己的感动,所以忍不住了。难道你不悲伤吗”我平复了一下自己,回应着思忆铃。

  “吾之前的确很悲伤,但是在你身体沉寂的这段时间,吾想通了很多事情,吾既然已经寄附在你身上,那吾也不算是孤独一人了,足矣。”思忆铃发出了清脆的铃铛声,让我的精神突然舒服多了。

  “是啊,不是一个人了,要学会珍惜陪伴自己的人。”我笑了笑,突然也有所感悟地说。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决定跟思忆铃进行秉烛夜谈。思忆铃对此没有表示反感,反而像长辈一样,慈祥地接纳了我的要求。

  “思忆啊,你当时是要为女娲上神做些什么啊?只是追忆往事吗?但是子衿说你是女娲最宝贝的器皿之一诶。”我像好奇宝宝一样不知疲倦地发问。

  “女娲上神制造了人类以后,不能时时观看到每个人发生了什么,所以她就创造了吾,用吾来观看凡间人们的历史过往。”

  “这么宝贝的东西,她为什么会抛弃你呢?”

  “吾也不知道。也许,是对我倦怠了吧,唉。”思忆铃开始重重地叹息。我自觉问了不该问的东西,所以就转移话题说:“对了,思忆,我总觉得子衿他很深不可测啊,你觉得呢?”

  “汝竟然不了解他,就让他陪伴在身边?”思忆铃说。

  “我觉得他人挺好的,还救过我几次,应该对我没有别的意思吧。”

  “吾不是这个意思。这只狐仙,先前受了重伤并未痊愈,为了在旅店中救出汝,他不知用了什么秘法把自己的力量恢复了过来,不然,他怎么能打的过那条蛇精和活死人?”

  “那子衿他会有事吗?”我看小说也看多了,知道有得必有失,强硬地提升自己的能力,必然也会换来痛苦的副作用。

  “吾也不知道为何那只狐仙会救你,但是,狐仙用它的修为和寿命换取的的性命,吾也不敢随意猜测。”

  “修为和寿命?你的意思是子衿不能活很久很久?”我心里面祈祷着思忆不要说出最残忍的话,但是…..

  “大概是的,他最多也就能活1个月了。”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3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