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医院鬼故事大全-医院恐怖故事-一千灵异夜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1-14 浏览数:

  我从相遇子衿到现在的共患难,已经过了6个月,但是现在子衿现在却只剩下了一个月的寿命,我能做些什么?

  我记起思忆铃跟我说过,这种秘法它也没见过,不知道该如何延续子衿的生命,现在只能好好地陪子衿走完最后的路程。

  我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迎接新一天的开始,心里默默哀叹:又过了一天,子衿只剩下29天的生命了。

  “您好,请问您是桂枝小姐吗?”一位护士打断了我的发呆,我稍微被吓到了,但很快就笑了笑化解尴尬问:“怎么了,护士姐姐?”

  “有位叫子衿的先生让我转告你,今天他不能来接你出院了,你要自己出院。”护士柔柔地说着。

  “谢谢你,我知道了。”我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但仍挡不住我眼里浓浓的担心,因为我有些不安,子衿怎么会不来接我了?难道副作用开始发作了么?

  下了出租车,我拖着一堆行李回到了家中,发现家里多了一位不速之客——碧波。

  碧波几乎透明的白色头发用发带束了起来,柔顺地斜放在胸膛上面,头上两只毛绒绒的耳朵,显示了她与子衿一样高贵的种族。她白皙的肌肤仿佛吹弹即破,一件精致的长袍穿在她身上特别合适,袖子上绣着漫山遍野的曼陀罗花,就像碧波本人一样,妖邪而美丽得让人不可抗拒。

  “碧波。”我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毕竟她的伴侣因为救我,寿命只剩下一个月,所以我只能选择沉默。

  “哼,不要叫我叫得那么亲切,你这种低贱的人类!我猜你也知道子衿现在的状况了吧?”碧波慵懒的神色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直直地射入我心底。

  “我只知道他现在寿命只剩下一个月了,其他一概不知。”我咬了咬唇,说出来。

  “呵呵,剩下一个月了,还不够么?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来接你吗?”碧波眼里开始泛出忧伤,眼眶红红的,像是我是她的仇人一般。

  “为什么?”我淡淡地问,努力地压制着心里面同样伤感的情绪,毕竟我们两个人总要有一个人保持冷静,才能想出办法。

  但是碧波仿佛被我这种不咸不淡的语气激怒了,她朝我大吼:“他傻啊!他竟然用我们族的秘法去恢复力量,就为了救你这种不知道报恩的人类!他的修为没了,他还怎么维持人形?”

  连人形都维持不了吗?我没想到子衿的现况已经这么严重了,这才第29天啊。我也顾不得保持冷静什么的了,冲过去抓着碧波衣领问:“为什么那么严重?没有办法可以救他了吗?”

  “呵呵,如果说,用你的生命去换他长命百岁,你愿意吗?”碧波也没有在意我的疯狂状态,只是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似笑非笑地说出了这段与我生命相关的话。

  “如果需要我的生命去换,你早就做了,我于你,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蝼蚁,你何必等到现在呢?”我此时却意外地冷静了下来,同样镇静地反驳碧波的话。

  “是啊,如果真的需要我早就做了,可是….可是,哈哈哈。”碧波没有再看我的眼睛,转头看着窗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突然又落寞地大笑了起来。

  我看着碧波疯子的样子,乖乖地放开了他的衣领,决定靠他还不如自己的力量。我感觉如果去查一些古书,或许会发现蛛丝马迹也说不定。可是,去哪里找书呢?对了!子衿不是说过,那本邪教的书本是在我们医院发现的,那会不会那里会有更多的书。没有多想,我抄起包包就往医院里赶去。

  刚踏入医院,我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依依姐。虽然心里面有些怀疑她是幕后指使者,但她也是唯一一个告诉我,医院夜班有哪些不能做的事情的人。所以,她大概会知道那本不能阅读的书原来是放在哪里的。

  “依依姐,你回来了,听到你好像有事突然请假,我可是很担心呢。”我首先向依依姐示好,希望后来的事情能好商量一些。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有什么事?”依依姐没有吃我这套,而是没有给面子我,让我直入主题。

  “夜班里第四件不能做的事情,是不是关于一本书?”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何必问我?”依依姐抬了抬眼看我,眼里面充满着猜测和警惕。

  “告诉我,那本书的故事和地方!”

  “你觉得可能么?是那只狐狸出事了,对吧?”依依姐一言正中我弱点,现在的我只能处于被动:“你想要什么作为代价?”

  “呵呵,不需要了。反正,你也做不了什么。不过,你动情了。”依依姐意味不明地朝我一笑,我感觉到一个惊天阴谋离我越来越靠近了。

  依依姐跟其他护士打了声招呼以后,就让我跟上她。走着走着,我发现这条路特别陌生,我好奇地问:“这里是哪里?我怎么没见过?”

  “呵呵,这里,就是医院的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没有人打理,当然,这个图书馆也是24小时开放的。”依依姐等待着我问下一句。

  “那,不怕被人偷么?”我顺着依依姐给我设下的套继续往下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偷?那也得他们敢。”依依姐笑了起来。

  转角走了没多远,我就看见一扇古老的大门矗立在我面前,厚厚的灰尘把它的历史也掩盖住。

  依依姐掏出手帕,抹干净了门把手,然后就推开门和我一同进去了这个昏暗充满着灰尘和书籍气息的空间。

  依依姐很熟悉一般,转了几个弯到了一个书柜面前,然后踮起脚拿了一本书出来。那本书书皮是由一种动物皮毛制成,坚实而低调。但是可能由于书皮封面是红色的吧,我感觉到了一股邪气在里面。

  “果然有思忆铃在,整个人都不同了。你看”说完,就翻开了书页展示在我面前,与想象中的满篇文字不同,面前的书页竟然是空白的,只有泛黄的书页展示它的岁月。

  “这是什么书?”我知道依依姐不会随便糊弄我,所以我也就等待着最终结果。

  “这本,就是记载‘蛇人’的古籍啊。”依依姐得意地看着我的表情。

  如果是那本古籍,那怎么会是空白的?那为什么它又被列为了值夜班不能做的第四件事情?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6332.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