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民间鬼故事 > 鬼事

鬼事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数:

  

        大概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去外婆家玩,遇到一件让人离奇的真实事情。
        那一年放寒假,天异常的冷。我便去看外婆。
        小孩子们都睡得很早,只有大人们挨家串户,然后围着火炉说七道八。
      

       “她婶啊,你看怎么办?那玉琴死女子就是缠着我们家牛娃子。”
       “叫你家牛娃不要和她交往了就是了。”
       “牛娃子不听话,就是喜欢那个妖孽啊。”
       “他婶啊,你也晓得那死女子,我找人给她算过命,听说命犯天煞,你看看,果不其然,克死了他的父母,哪个敢攀这门亲事啊?万一牛娃子和她好了,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叫我怎么活啊?”
       “这事不好办啊!”
       “哎,我回去了,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走了,她婶。”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外婆和郭大婶在小声嘀咕着。
          第二天下午,郭大妈带着看起来既紧张又高兴的样子来了,神神秘秘的把外婆拉到里屋说“她婶呢,真是天助我啊,那死女娃死了。”
       “啥?死了?好久的事?咋死的?”外婆瞪着两个大眼睛,发出一连串的问号。

       “就刚才啊!就在她家田里割猪草(猪吃的食物)的时候,不小心,掉到田下面那个堰塘里了,淹死了。我挖地的时候看到了,没去救。”
       “你啊,你啊,你这是见死不救啊,你就不怕遭报应吗?哎.........”
       “我也是没办法啊, 我一想到牛娃子,就狠心没救啊。”
       “你还是去烧点纸祭奠一下吧,哎。”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一年。
       又该去看外婆了,可是这年发生的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又看到了郭大婶,比去年苍老了很多,今天特地跑过来叫我和外婆去他们家串门。
     “马大叔好,牛哥呢?”我问郭大婶的男人。
     “在里屋呢,成天茶不思饭不吃,都一年了,也不出来见人,气死我了,那妖孽都死一年了,还这样。”郭大妈对我说。只见马大叔一边卷着叶子烟,一边摇头,叫我们去里屋烤烤火。
     “爸,妈,我不是伤心她,我是担心你们,你们记得不,明天是她的忌日,你们今天晚上不要出来,以前我 和她在一起时候,她说将来为了报答你们,我把你们的生辰八字都有告诉过她,我记得她还专门记录在一个本上的。”牛哥从隔壁跑出来,看起来很沧桑,长而凌乱的头发几乎遮住了半边脸,带着幽怨的语气把话一口气说完。然后就离开了。
       马大叔和郭大婶同时都惊讶的望看对方,马大叔的长烟袋“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半天才说“儿TA妈,完了完了,只好听天由命了。”(在我们当地有一个说法,就是千万不能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别人,不然会招来杀身之祸)
       当天晚上,马大叔和郭大婶留我们婆孙就在他们家住,好有个照应,因为我已经看出他们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

        天还没有亮,就听到一阵阵急促的敲门的声音。
      “马东明啊,啥事啊?”外婆问。
      “ 他婶啊,不好了,郭国华昨天好像吃坏了肚子,半夜去上厕所,很久都没有回来,我昨天晚上去找了很久,到处都找遍了,都没有看到。天都亮了,你看还不见回来。咋整啊?”
      “不急不急,我们一起去找找。”
      “孙子起来,找你婶子去。”外婆把我弄醒对我说。
         一大早就爬起来,东奔西找的,累个半死,折腾了大半天也不见其踪影。
       “爸,你去看看,玉琴死的那个塘里有没有?”
         我们跟着马大叔一路小跑,居然看到郭大婶穿着睡衣,披头散发,两手合十一动不动的在池子中央好像在祷告着什么。
      “国华,国华,你做个啥呢?这么冷的天,快过来。”马大叔焦急的叫道。我和外婆也跟着叫道。
        可是郭大婶像一座雕像一样是丝毫不动。大家都预料到不好。
        马大叔一下跳进了冰冷的池子中,用力的游,可是事与愿违,一来大冬天的水太冰,二来婶子在池子的中央,马大叔被我们拉了岸,整个身子冻得铁青,不停的像筛糠一样打着抖,说:“通知邻居们把池子的水放干。”

        一会儿,邻居们扛着锄头跑过来了。水放了足足半个钟头才放干。大伙儿们看着郭大婶双膝跪在淤泥里,早已没 有了呼吸。大伙们都很伤心,对她的蹊跷的死亡和见所未见的死亡造型是疑惑不解。当众人把郭大婶从淤泥里面拉上来时,在他的臀部下面的淤泥里看到一个瓶子,大家挖出来一看,里面装着一个被卷起来的本子。大家迫不及待的翻开一看。上面用红笔写着:郭国华我让你害我,我要让你全家为我陪葬。接着依序是郭大婶、马大叔和牛娃子的名字。每个名字后面都写着他们想对应的详细的生辰八字,字字都写得铿锵有力,把纸都划破了,像猫抓过的一样。大家都大惊失色,有人建议,赶紧把这个本子烧了吧。方大叔掏出打火机,点着了神秘的本子,然后众人们一起祷告了一翻,都匆匆离开了。

         第三天,是郭大婶下葬的日子。人们都知道了马家郭大婶作下的孽,都不前来帮忙,家里帮忙的人自然只是请来了亲戚朋友,牛娃子和马大叔还有几个亲戚只好自己去抬郭大婶的那口棺材。
牛娃子和马大叔感觉这棺材是越来越重,加上这两天的事搞得两父子精神憔悴,脚 下一软,失去重心,那棺材活生生的压在了马大叔的头上,身子与头便分了家,脑浆迸裂,血肉模糊,惨目忍睹,牛娃了也好不到哪里,双脚被活生生的压断。鲜血直流,便昏了过去。
        后来牛娃子虽然保住了性命,可是经不过如此之大的打击,变成了一个残疾的疯子。

       过了几天,方大叔从山上下地回来,对外婆说:“他婶啊,我终于知道原因了,那个本子没有烧完就熄灭了,老马的名字,把“马”字烧完了,所以就断头了,牛娃子的“娃子”两个字烧没了,所以就断脚了,记住以后千万不能把详细的生辰八字给别人。做坏事,害人终害已啊。”


        到现在,我都不明白那些名字是生前有预谋写上去的,还是死后写上去的?难道这世上真的鬼?还是巧合?还是恶有恶报?一连串的问号,让人匪夷所思。
 

 (责任编辑:天使)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8058.html
上一篇:鬼故事两则 下一篇:怨灵之黑心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