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民间鬼故事 > 一个真实的校园鬼故事〖长篇连载〗 〖第三章〗

一个真实的校园鬼故事〖长篇连载〗 〖第三章〗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数:

  

   第七章丝丝之死
  
  
  “根据法医鉴定,死者是在前天晚上11点半到昨天凌晨1点钟之间死亡的。我们在死者的身上没有找到任何伤痕,看来确系上吊而亡。另外现场没有发现死者搏斗过的痕迹。”向曹道汇报情况。
  
  “这么说死者自杀的情况就成立了?”
  
  “现在看来是这样。”他还要说,手下进来了,要求他们先去听一下几位证人的证词。
  首先进来的是雨嫣。
  
  曹道指着一张照片的复印件对她说:“你看看这六个字。”
  
  雨嫣看了看,上面写的是“第二个牺牲品”这是在可在丝丝死亡现场的墙壁上的文字。
  
  雨嫣点点头:“这是丝丝写的。”
  
   提醒她说:“一般说来,人在墙壁上面写字的时候,字体与在纸上面的是不一样的..”
  
  雨嫣点点头:“我知道,我之所以说是丝丝写的,不是根据字体的。”
  
  “那是什么?”曹道忽然觉得雨嫣的聪明很像一个人,或者应该说她的思考能力还要超过阿不,于是忍不住问道。
  
  “是第一个字。”
  
  “第?”
  
  “没错,丝丝写第字的时候跟我们不一样,她的最后一划不是撇,而是从下面沟上去的提。”
  曹道一看,果然第字写的不一样,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还是说一下那天晚上的情况吧。”
  
  “好。我在前天晚上就觉得不对劲,其实我在离开她以后总觉得心里很乱。没想到...”她的语气哽咽了。
  
  “你什么时候离开她的?”曹道问道。
  
  “大概晚上9点40分,10点钟要查宿舍的。我俩不住在同一个宿舍,于是我就回去了。”雨嫣想了想说。
  
  “那你以后又会去看她了么?”
  
  “10点半我洗刷完了之后就去她宿舍看她,已经不在宿舍了,问她的同学,都不知道,有人说可能出去到医院去了。”
  
  “谁说的?”
  
  “不记得了,我很担心,打电话问逍遥,他也不知道。”
  
  曹道转头问:“查宿舍的老师是谁?他怎么说?”
  
  回答说:“是学生处的琦琦老师,还没有问。”
  
  曹道点点头,接着问:“她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比如说精神恍惚..”
  
  “有。其实在那件事情之后她的精神就一直不好,在上次你们找她谈话之后,她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差,晚上做恶梦,惊醒了就叫鬼楼..尸体..恶鬼支流的胡话。每天晚上我几乎都要来陪她。”
  
  “嗯,你还感到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吗?比如说在那天失踪以前她说过什么有暗示的话吗?”
  
  雨嫣想了想,“没有,她很正常,说的话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否则我不会离开她的。都是我不好,如果那天好好看住她..”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哗哗的流出来。问话无法继续了。
  
  曹道示意女警把她带回去稳定情绪。
  
  
  下一个是星逍遥。
  
  逍遥的脸色很不好,胡子没刮,看起来很憔悴,就像老了十几岁。如果现在看到他,很多人都想不到他是风华正茂的学生会副主席,看来丝丝的死对他打击很大。
  
  曹道一看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就问他:“你行吗?不舒服的话我们以后再谈。”
  
  逍遥摇摇头:“我没事,为了早点破案,早点抓住那个混蛋,我可以坚持的。”
  
  曹道听这话很奇怪,问他:“你说的混蛋是谁?”
  
  “还有谁?就是毕夕,哦,还有那个阿不。”
  
  
  曹道说:“你有什么证据?”
  
  “没有..这还用想吗?他们为什么要吓唬丝丝?我觉得他们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有什么证据?”曹道又一次问他。
  
  “没有..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曹道提醒他说:“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没有真相大白以前,不允许主观臆断别人。”看到逍遥那痛不欲生的神情,曹道忽然心软了,放低语气对他说:“你的心情我们理解,可是要讲证据的。请放心,如果这件事情是蓄意谋杀的话,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的。”
  
  他接着问:“最后一次见到丝丝是什么时候?”
  
  “前天下午8点多,我们在一起吃晚饭,吃完后我把她送回宿舍,雨嫣接着照顾她,你知道,男生不允许进入女生宿舍的。”
  
  “后来怎么知道她失踪了?”
  
  “晚上10点半左右,雨嫣打电话给我问我知不知道丝丝去了哪里?我说不知道,然后我找了宿舍值班老师,她说丝丝说要去医院,还说有人陪,我就没有再问。第二天早上她还没有回来,我就觉得事情不对..”
  
  “哪个老师?”曹道打断他的话。
  
  “琦琦老师,那天晚上她值班。”
  
  “那你昨天做什么了吗?比如说报案..”
  
  “有的。本来我以为不到报案的时间期限,我去找琦琦老师证实情况的时候,她听说丝丝还没回来这才着急了,然后我们就开始报案了。”
  
  “你有打丝丝的手机吗?”
  
  “打了,可她不接。”
  
  “你还有什么别的情况要反映吗?比如说她在失踪前有没有暗示你她要走什么的?”
  
  逍遥想了想:“没有..这就是我认为她是被谋杀的原因,以她的个性绝对不可能不告诉我就自杀,或者她要自杀也会留下遗书给我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你们说是不是很怪?”
  
  曹道根对了对眼,没有说话。
  
  “我强烈要求你们采取行动逮捕那个叫阿不的人,我觉得他知道那个叫毕夕的人的下落..”
  
  曹道看了看他,对他说:“我们不会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面抓人的.另外,我们欢迎您提供线索,但是必须是有事实依据的,否则别人可以告您诽谤的。”
  
  逍遥哼了一声。
  
  
  再下一个是琦琦。范园进京开会了,临走的时候嘱咐琦琦负责这件事情,现在琦琦要很负责的根曹道们合作。
  
  “前天晚上是您在查宿舍吗,琦琦老师?”
  
  “嗯,前天晚上刚好临到我值班。”
  
  “那您谈一下丝丝的情况。”
  
  “好。大概是晚上9点50分,我正在准备开始查宿舍,忽然她跑过来对我说要出去看医生。我当时很奇怪,因为10点宿舍就要关门了吗,我不放心让她去,就问她能不能不去,她说不行,我知道她最近身体很差,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去,她说她小姨姨夫都在外面。由于医院离学校只有10分钟的路程,所以我就答应了。”
  
  “那你有没有看到来接她的人?”
  
  琦琦抱歉地说“当时准备查宿舍了,很乱,所以没有太在意,我就只是记下了她的名字,并且叫老师给她留了门。”
  
  “她说她叫丝丝阿?”
  
  “对阿,我认识她..你忘记了?上次就是我领着她去找你们说明情况的...”
  
  “第二天是你报的案啊?”
  
  “我跟逍遥,雨嫣他们找了她一个上午都没有找到,再加上去了医院打听,医院方面说没有看见她,我们感到事情不对,才去报案的。”
  
  “那么那天晚上丝丝跟你谈话的时候又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琦琦肯定地说:“没有,要不然我不会让她走的。”说完有点自责,眼睛红了,“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应该警醒一点的..”
  
  曹道安慰她说:“这种事情很难讲的,别伤心,我们会处理的。”
  
  “曹道同志,她....真的是自杀吗?”
  
  “我们还在调查中,等有了结论在告诉您。现在不方便透露。”
  
  琦琦意识到自己问的话多余了,连忙点头。
  
  
  “大家怎么看?”会议室里面烟雾缭绕。
  
  曹道扫了一眼大家。
  
  首先说话:“我来抛砖引玉。我的看法是,死者不是自杀的。”
  
  刑警们马上开始嘀嘀咕咕的。
  
  曹道示意大家安静,听他继续说下去。
  
  “我的看法是,逍遥的话给了我启示。我们一直在把毕夕当个死人再看,我们是不是想错了?”
  
  曹道问他:“理由呢?”
  
  “很简单,我们对鬼楼进行了仔细的搜查,结论是里面根本没有活人,甚至于警犬都闻不出毕夕的尸体,这不是很怪吗?况且当时都以为毕夕去了鬼楼,可是证据呢?有人看见他进了鬼楼吗?没有,这一切只不过是我们自己猜得。”
  
  曹道点点头:“接着说。”
  
  “所以,我的意见是,毕夕没有进入鬼楼,或者说他尾随在丝丝的后面跟她同时进入鬼楼,伺机杀害她。而上个礼拜一当时让丝丝看到他只是一个布局,吓唬完了丝丝之后就找地方躲起来,然后等待机会,将丝丝引进鬼楼杀害。”
  
  曹道陷入了沉思,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一天没见到毕夕的尸体,就不能断定他已经死了。
  
  “可是,证据显示丝丝是自杀的,而且那几个字也是丝丝写的。她为什么要写着几个字?”有人提出疑问。
  
  “模仿这个字是很简单的。我如果知道了也会这样做的,很容易。”
  
  “不,那个字是丝丝写的。”曹道对说。
  
  “为什么?”
  
  “一般人在无特定意识的情况下在墙上面写字,字的高度一般在自己的眼睛附近,所以根据字的高度跟人体比例基本上就能判断写字人的身高。”曹道说,“我已经算过了,写字的高度跟丝丝的身高刚好相符,毕夕的身高比丝丝的高出近20公分,所以我确定是丝丝写的,在她的指甲里面也发现了石灰,这证明了是她用手指在墙上面划得。”
  
  
  “那也洗脱不了毕夕的嫌疑。即使字不是他写的,他可以胁迫死者写。然后逼着死者自杀。”
  
  曹道点点头,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可是也有解释不通的地方。
  
  首先,毕夕没有去鬼楼,那躲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在学校里面的鬼楼里面杀丝丝却没人看见他的踪迹?
  
  第二,丝丝为什么要去鬼楼?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理由,在她死以前,没有接到任何电话,没有任何人跟她讲话,何以在20分钟的时间里面要去鬼楼,而且要对老师撒谎?
  
  第三,毕夕尾随丝丝进入鬼楼,脚印到了房间外就没有了,他到哪里去了?飞出去了不成?
  疑云重重。
  
  丝丝到底是为什么死的?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临死前写的“第二个牺牲品”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毕夕是第一个吗?是透露线索还是故作玄虚?
  
  大家争论了一夜,还是没发现,最后还是压下来了。
  
  散会的时候,问曹道:“那个人的监视还要继续吗?”
  
  曹道点点头:“继续,他现在是唯一的线索了。不过不要让他发现。”
  第八章阿不遇险
  阿不跟琦琦老师和逍遥雨嫣在太平间外面等着认尸。
  
  逍遥怒视着阿不,阿不装作没看见。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出来了,叫他们进去。
  
  里面充满着浓重的福尔马林的味道,让阿不觉得一阵阵恶心。
  
  前面的桌子上面躺着一具尸体,用白布盖着全身。
  阿不知道那里面躺着谁。
  
  法医示意让阿不先上去,:“你是最早发现死者的,你仔细辨认一下,这是不是你看到的死者。”说完掀开白布。
  
  丝丝一脸安详的躺着,仿佛睡着了。
  
  法医已经对丝丝的尸体作了处理了,阿不没有看到她那诡异的笑容,不禁松了一口气。
  
  “是不是她?看清楚点。”
  
  “没错。”阿不说。
  
  “那好,签个名字,到后面等。”
  
  然后是逍遥跟雨嫣,琦琦作为学校的代表也去了。
  
  雨嫣一看到尸体,马上就开始抽泣,身子也软了,琦琦马上扶住她,逍遥湿润的眼睛里面快要冒出火了,伸出颤抖的手要去摸丝丝的脸。
  
  法医连忙制止了他的行动:“别动尸体,死者死了几天了,上面有尸毒,对人体有害,你不能碰。”
  
  阿不扭过头不看这种生死离别的情形。
  
  辨认完尸体以后,他们见到了曹道。曹道对他们说:“节哀顺便。”
  
  琦琦扶着满脸泪痕的雨嫣,对他说:“我们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她的家长这几天也要过来了。”
  
  曹道点点头。
  
  “对了,丝丝没有留下什么遗物吧?”琦琦问,看了一眼悲痛欲绝的逍遥,“给他留个纪念。”
  
  “哦,有个链子。”曹道觉得有这个必要,“我们看了,没什么特别的,就给了他作纪念吧。”他进去在一个玻璃容器里面把那条观音项链拿出来。
  逍遥一看项链,泪水刷刷的下来了。
  
  曹道递给他,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未来的路很长,不要为她难过,这么多年我见得多了,没有过不去的坎,活着就要好好过日子,人怎么样就是一辈子,何必活在痛苦中呢?”
  
  琦琦在旁边看着也哭了:“没想到我送她这条链子还是没能保住她的命..”
  
  雨嫣问:“还有别的遗物吗?”
  
  曹道说:“没有..她除了带着这条链子没有别的东西了。”
  
  阿不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那里奇怪却又说不出来,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很重要,就在嘴边却想不出来..他捂住脑袋拼命得想,却想不起来。
  
  
  从太平间出来,阿不一直昏昏沉沉的,回到宿舍,就要上床睡觉。
  
  游达回来了,一把把他拖起来:“你怎么了?刑警队找你干吗?你那天去哪里了?”
  
  阿不一看到游达,鼻子就酸了,真想大哭又不敢哭,这几天出的事情都把他搞得快疯掉了,现在他需要一个朋友来分担。
  
  他轻轻推开游达的手,对他说:“走,我们出去吃饭,我慢慢跟你说。”
  
  游达拿起衣服,两个人跟着走到了小饭馆。
  
  菜上来了,平时不喜欢喝酒的阿不拿起酒杯就一饮而尽,喝完之后,手轻轻地抖着。“游达,这件事很重要,我不知道怎么讲。”
  
  游达点点头:“我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你说吧,我会帮你的。”
  
  阿不就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游达听,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只是告诉他自己因为毕夕失踪去了鬼楼。
  
  游达听的眼睛都直了,“你自己去了鬼楼?...你..你..怎么说你才好?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为什么不叫我跟你一块去?”
  
  朋友?当然我们是朋友,从那件事情开始咱们就是最好的朋友了,我只是不想你卷进来,就像毕夕做的一样。阿不默默的想可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又闷闷得喝了一杯酒。
  
  游达也很沉默,陪着他喝闷酒。
  
  那一天,阿不人生中头一次喝醉了。
  
  第二天早上,阿不感到头昏脑胀,昨天喝得太多了,还好今天是礼拜六,不用上课,游达他们不知道哪里去了,自己的床头摆着几个鸡蛋跟一包奶。
  阿不没有胃口,他躺在床上面开始想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自己已经失去判断力了。
  
  今天是毕夕失踪的第13天了。在这几天之中,毕夕在失踪前几天来找自己把一个盒子送给自己,现在这个盒子在自己的枕头下面,还不忙打开,然后毕夕失踪,然后警察介入,然后自己跟曹道说明情况,然后进入鬼楼,见到丝丝的尸体,然后全面搜查鬼楼,然后什么都找不到...
  阿不头都大了,本来以为进入鬼楼就一切真相大白了,没想到进去找到的非但不是毕夕,反而是跟事件没什么关系的丝丝死了。
  
  --等等,丝丝跟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关系?为什么她会死?为什么?就因为她看到了毕夕进入鬼楼?
  
  还是有别的原因?
  
  阿不有点后悔当时没有详细地问一下丝丝当时的情景,现在丝丝死了,什么线索都断了。
  
  接着是丝丝的死亡。
  
  她为什么要自杀?在她身边的第二个牺牲品这六个字是什么意思?
  
  难道...难道毕夕是第一个?这么看,毕夕已经是凶多吉少..可是为什么丝丝的尸体可以找到,毕夕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游达进来了:“你醒了?还没吃饭啊?算了,反正中午了,到食堂吃午饭去。”
  
  阿不抱歉地对他笑笑:“昨天晚上..”
  
  “别提了,丢死人了,喝醉了去胡言乱语不说,还指着人家老板叫鬼,最后我叫了小八他们把你抬回来了,人喝醉之后重的要死。”
  
  阿不苦笑了一下。
  
  今天食堂吃饭的人不多,礼拜六吗,大多数同学都出去逛街了,只有极少数的人还留在学校吃饭,因此桌椅很多。
  
  阿不跟游达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吃饭,阿不得胃口还没有恢复过来,一根根的调戏餐盘里面的青菜。
  
  这时候,一个女孩在游达身边坐了下来,阿不一看愣住了:“是你..”
  
  来的人是雨嫣。
  
  “怎么不欢迎啊?”雨嫣调皮的冲他眨眼睛。“有事跟你谈。”然后拿眼睛看游达。
  
  游达一看,立马把位子让出开,冲阿不一眨眼睛,端着盘子就跑了。
  
  雨嫣坐下来,把手里面的两罐可乐中的一瓶递到阿不的面前。“你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酒,就凑合喝吧。”
  
  一提到酒,阿不觉得胸口一阵酒精味就上来了,他忍住恶心对她说:“什么事?”
  
  “我想知道你进鬼楼里面看到了什么?有什么可疑的吗?”
  
  “为什么这么问?”
  
  “我想知道我好朋友是怎么死的。”
  
  阿不笑了:“我不知道,不是自杀的吗?”
  
  “不会的,我就离开了她20分钟,她就自杀了,可能吗?她是别人杀的。我确定。”
  
  “你怎么确定?”阿不问
  
  “你没发现她的遗物吗?只有一条链子..”
  
  “那又怎么样?”
  
  “你上吊前会不会把链子带在脖子上面?”
  
  阿不忽然想起自己听到曹道说链子的时候为什么感到奇怪了,就是链子!
  
  一个人在上吊的时候脖子上面怎么会挂着项链?一定会把链子解下来的!
  
  就这样看来,丝丝死的时候要不是神智不清就是被逼得。
  
  阿不忽然觉得雨嫣是个很好的帮手,“那么你又想知道什么?”
  
  “我说过,每个细节。”
  
  “我没有兴趣告诉你..”
  
  雨嫣想了想,“你是在怪我打了你两个耳光吧?我已经还给你一瓶可乐了啊..”
  
  “那我打你两个耳光,也给你一罐可乐..”
  
  “喂..你是男人啊,心胸开阔一点..”雨嫣看起来就像在跟男朋友撒娇。
  
  “我一定要打回来...”阿不丝毫不为所动。
  
  “那好吧...”雨嫣不再说了,“我要知道所有的细节。”
  
  “那是自然,明天晚上花园见,别带别人来..”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你真不像个男人..”雨嫣端起盘子走了,走之前想了想,回头把阿不手里的可乐夺下来带走了,“反正都要打回来..”。
  
  阿不苦笑着:“她还真像个女人..”
  
  
  游达马上转回来:“你们说什么了?”
  
  “明天晚上约会..”
  
  “你真行阿..美女阿..”游达的眼睛都直了。
  
  “那可是挨过2个耳光换来的..”
  
  “才两个?我愿意被打四个...”
  
  游达在知道了自己出事之后还这么轻松,阿不真的很佩服他,也难怪,经历过那件事情,谁都会变得坚强的。阿不也被他感染了。
  
  吃完饭,阿不没有跟游达出去上网,回到宿舍推开房门发现自己的门口摆着一封信。上面写着:“阿不收。”下面没有署名
  
  原来是给自己的。
  
  阿不打开信就愣住了。
  
  上面不是手写得字,而是在书上面剪的字,这几个字让阿不触目惊心:
  
  今晚9点校北鬼楼前见面,有毕夕的情报告知。
  
  下面依旧没有署名
  
  看起来写信的人不想让阿不知道他是谁。
  
  去不去?
  
  阿不开始沉吟起来,不敢写自己的名字,看起来来意不善..
  
  到了下午五点,阿不最后下定了决心,去!
  
  不管怎么说这是最后的线索。
  
  阿不吃完晚饭,已经七点了。
  
  游达他们还没回来,他握了握袖口的匕首,出了门。
  
  路上情侣行人很多,但是到了校北,就渐渐少了,到了树林附近,人就没有踪影了。
  
  不知道为什么阿不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他忽然停住了脚步,猛地转身。
  
  后面什么都没有。
  
  但是阿不还是感到心神不宁,看来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鬼楼已经在望了,阿不的心也提到嗓子眼了,他发现自己有种不祥的预感。
  
  穿过前面的那片小树林就到鬼楼了,阿不走过的时候忽然觉得身后有一阵阴风扑来。
  
  多年的运动生涯培养的迅速的反应救了阿不,几乎凭着第二反应,阿不一闪身,避开了身后致命的砍刀的攻击。
  
  阿不一回头,看到一个带着鬼面具的人站在自己的身后,喉咙里面发出嘿嘿的冷笑声,提着刀子向阿不逼近..
  第九章鬼楼里的影子
  
  那个人狞笑着向阿不靠近,阿不一看到他脸上的鬼面具,马上腿就软了,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连匕首也忘记拿出来了。
  
  那个人冲阿不扑了过来,阿不慌忙闪身,砍刀砍中了阿不身边的一棵小树。
  
  看来他真的是要自己的命!阿不一边躲闪一边大声地呼救.
  
  躲着躲着,没留神脚下的石头,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那人眼中闪出一道凶光,砍刀就下来了。
  
  阿不闭上眼睛等死。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飞腿,将那个人踢了个趔趄。
  
  阿不定睛一看,原来是小狼!
  
  小狼是警察世家出身,他的爷爷曾经被公安部褒奖过,他的父亲现在是省公安厅的一个副厅长,小狼从小就开始接受训练,会很多擒拿功夫,不过他并不喜欢当警察,考大学的时候他父亲怎么逼也不上警校,可是警察的东西他知道的不比老警察少。小狼是学生会的纪检部部长,并非没有原因的,看见小狼来了,阿不的心重新放回胸口,小狼的功夫自己见过。
  
  那个人一看煮熟的鸭子飞了,恼羞成怒,举起砍刀向小狼扑过来,小狼站住位置,反身一个侧揣,将那个人一下子踢飞了,小狼上前一步正要抢攻,后面传来熙索的脚步声。
  
  还有同党?小狼大惊,连忙收回脚步护住坐在地上的阿不。
  
  “不许动!”草丛里面传出一个拿枪的人来,阿不闪眼一看,原来是xfeng514,他怎么来了?
  
  小狼连忙举起手来。
  
  xfeng514一看他在护住阿不,知道他是朋友:“谁袭击你,阿不?”
  
  “他..”阿不一指那个地上的人,却发现那个人不见了。
  
  “跑了。”小狼注意到那个人的行踪,“往鬼楼树林跑了。”
  
  “我们去追他..”阿不说。
  
  “不行,现在天黑了,前面是树林,他躲起来我们根本找不到,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怕会吃亏。”小狼说。
  
  也同意,“你没事吧?”他问的是阿不。
  “没事,就是摔了一跤。”
  
  “你还真没用,那个人的身体还没你棒,你就是心理怯了,真的打他不是你的对手。”小狼埋怨他,“你怎么说也是校队的,丢人.”
  
  阿不知道,可是那个人想要他的命,一想到这里,阿不就慌了,平时良好的反应都满了半拍。
  
  “你怎么在这里?”他问小狼。
  
  “学生会最近在查夜。自从有个女生出事了,学生会就要查夜了..麻烦,刚查到这边就听见你的鬼叫..就赶过来了。”
  
  “就你一个人啊?”问。
  
  “还有两个,在那边查。”小狼说:“一共三个人,他们两个害怕就一起走了。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说完过来扶住阿不。
  
  点点头同意了。
  
  走的时候阿不心有余悸的回头向鬼楼看了一眼。
  
  这一眼看去,他的心又剧烈的抖动起来。
  
  他又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衣服带骷髅面具的人站在13楼的窗口上。
  
  “等等..”阿不回过头说道,他感到自己的嗓音有点干。
  
  小狼停住脚步,问:“怎么了?”
  
  “你们看鬼楼..”
  
  “怎么了?”
  
  小狼跟转头去看鬼楼。
  
  “什么啊?”
  
  阿不再次回过头看窗户的时候,又什么都不见了。
  
  “没什么。”阿不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不好使了。
  
  “大惊小怪的。”小狼责怪他说。
  
  阿不再次回头看看鬼楼13楼的窗户,那里什么都没有。
  
  看来自己真的看错了。
  
  转身根他们走了。
  
  如果他再次转身看去的话,或许他会看见那个穿黑衣服的东西又一次出现在窗口里面,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嘴角涌起一丝笑容,“下一个吗..嘿嘿..很期待阿。。阿不...”
  
  
  阿不回到宿舍,小狼也跟过来,礼拜六礼拜天不查宿舍,所以游达他们还没回来,拿到那封信之后,就告辞了。只剩下两个人了。
  
  小狼问阿不:“到底怎么回事?你去哪里干嘛?”
  
  “小狼,我需要你帮忙。”阿不知道这件事情也许就小狼可以帮助他了,小狼懂很多警察的知识,而且很可靠,是个好帮手。
  小狼说:“好吧,我帮你,把事情说出来吧。”
  
  阿不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小狼。当然,盒子的事情还没有告诉小狼,因为他觉得不是时候。
  
  小狼听完了他说的话,沉思了片刻,对他说:“具体怎么回事我也搞不清楚,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现在被监视了。”
  
  “谁监视我?”
  
  “警察。就是今天那个。”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他今天去哪里干嘛?别说他去散步!”
  
  阿不哑然。
  
  “还有上次,你一出鬼楼他就领人来了,哪有这么巧?他是在你后面跟着你,等你进了鬼楼,他没有命令不敢进去,所以就找人过来,一定是这样,否则不会那么巧合。”小狼分析道。
  
  “为什么要监视我?”阿不很不解。
  
  “因为怀疑你啊,警察不能轻信任何人。你说曹道来找你解密码,为什么?因为你聪明?”
  
  “他说他的人解不出来...”
  
  “笑话,技术科的警察解密码的能力不是吹得,我见过,一个个牛得很,就你那8句诗的密码会解不出来?再说,那个密码太简单了,仅仅64个字,不用小密码也猜出来了,现在警方有个软件专门对付这种密码,排列组合你会吧?高三数学学的,一共才多少种可能?剔除法也出来了..解不出来?笑话..”小狼说得很有道理。
  
  “他来是为了试探你..如果你解出来了就说明你可能有问题,存在故意引导办案方向的可能,那时候你不要耍小聪明就没事了。”
  
  “可是如果我是凶手,万一毕夕的密码留下证据我趁机毁灭罪证怎么办?”
  
  “你白痴啊?你以为你看到的是真迹阿?我猜一定是复印件。那个叫曹道的我爸爸提过他,鬼得很,别把别人当白痴,警察远比你想象中的利害多了。他们在刀子里面打滚,什么没见过?”
  
  阿不很相信这句话,如果自己是凶手,现在已经现形了几百次了。
  
  “那我现在怎么办?”
  
  “别理这件事..让他们查,不然你会惹祸上身的,这次丝丝的死就说明问题,警察在怀疑你。”
  
  “怀疑我?”
  
  “没错,作为尸体的发现者,警察没理由不调查你,特别是在尸体发现之后,无论如何要叫你问话的,连琦琦老师都问过了,可是警察只是在没见过尸体以前问过你,你不觉得意外吗?”
  
  阿不心里哆嗦了一下。
  
  “其实如果丝丝不是自杀,杀害丝丝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你,阿不,只有你进入了鬼楼,出来的脚印只有你一个人的,你说你是不是被怀疑了?”
  
  “我没有作案时间..”
  
  “我知道,可是警察是怀疑一切的,他们要考虑到每一个细节。”小狼对他说,“今后不要管这件事情了,这几天尽量跟朋友待在一起,去哪里都要有人证,知道吗?”
  
  阿不点点头,“这件事不要告诉姚静,我不想她担心。”
  
  “这个自然。”
  
  
  小狼走了之后,阿不想着小狼的话,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深渊。到目前为止,不但毕夕的情况一无所知,自己还被人追杀,被警察怀疑,可以说形势已经到了很严峻的地步了。
  
  为什么会这样?
  
  阿不感到心神憔悴,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从枕头下面摸出毕夕的那个盒子。
  
  很古朴的小盒子,里面却藏着鬼楼的惊天秘密。
  
  要不要打开看?
  
  阿不伸出颤抖的手,摸着盒子的开关处。
  
  阿不下了决心,决定打开它。
  
  这时候,门口传来了游达他们的声音,阿不慌忙把盒子送回自己的枕头下面。
  
  就在他把盒子藏好的同时,游达他们进来了。
  
  “阿不你回来了?”
  
  “嗯。”
  
  
  这一晚上阿不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总是在想毕夕的事情,想案件发生以来所有的经过,想到头都大了。
  
  这个案子奇怪,奇怪在哪里?到现在一个人失踪一个人死亡,却都不能确定是他杀,最重要的是还牵扯到鬼楼..
  
  阿不又想到了袭击他的人,跟窗户里面的那个穿黑衣服的鬼脸,那到底是人是鬼?警察不是说那里面不可能有人存在吗?
  
  是不是自己的眼睛真的花了?
  
  阿不又想到,明天还等去见雨嫣,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等着他,想到雨嫣不知为什么,阿不的心理没那么压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复杂的心情。
  
  明天啊,应该是好天气吧?事情应该结束了吧?
  
  阿不料错了,明天发生的事情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第十章人又少了一个
  
  第二天的天气很好,到了下午的时候,海风轻拂校园,说不出的舒畅,就连阿不的心情也变得开朗许多。
  
  跟雨嫣见面的地方在学校的花园里面,阿不一进去就发觉选错地方了,到处都是一对对的情侣。
  
  他走到了最里面的花丛里,雨嫣正在里面等他。
  
  他一进去就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身后,在不远的地方,有个人假装看花,事实上也在瞥着阿不。
  
  小狼说得没错,警察的确开始怀疑自己了。
  
  雨嫣一看到他来,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忘记了自己还欠他两巴掌。
  
  “有人在跟踪我。”阿不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语气冷得象冰一样。
  
  雨嫣一惊,就要往阿不身后看。
  
  “别看,警察.咱们装作聊天,他不敢太靠近的。”
  
  “嗯。”雨嫣很自然的挽住了阿不的胳膊。
  
  阿不感到很别扭,想甩开她,雨嫣却制止了他:“你干吗?”
  
  “我..我..”阿不脸红得很。
  
  “谁到这里来聊天啊?都是情侣..拜托..大哥..做戏做全套..”
  
  阿不不挣扎了。
  
  “你那天到底看到什么了?”雨嫣开始问正事了。
  
  阿不就把自己那天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雨嫣,两个人靠得很近,活脱一对情侣,那个警察也就无法靠近他们。
  
  雨嫣一边专注的听,一边问他问题。
  
  说了接近半个小时,终于说完了,雨嫣也问完了。
  
  雨嫣问他:“你饿吗?”
  
  虽然阿不没味口,可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说自己饿了。
  
  于是两个人到了餐厅,接着聊。
  
  “你怎么看?”雨嫣递给他一罐雪碧问他。
  
  “谢谢。什么怎么看?我都要晕了,根本就没有头绪。”
  
  “我有一点。”
  
  “哦?”阿不瞪大了眼睛。
  
  “我觉得是你杀了丝丝根毕夕..”
  
  “什么?.”阿不几乎要跳起来了。
  
  “小声点...我觉得有一点蹊跷。”
  
  “你为什么这么说?不要冤枉我..”
  
  “我要是真得这么想就不会跟你在这里吃饭了..你听我说,你真的是最大的嫌疑人。”
  
  “什么情况?”
  
  “进入鬼楼的就你一个人出来了对吧?”
  
  “那又怎么样?”
  
  “你可以跟在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的身后,进去将他们杀死,然后自己出来。”
  
  “那个男人的尸体呢?”
  
  “你有没有好好看看鬼楼的窗户?”
  
  阿不恍然大悟,自己当时没注意窗户,“你是不是说可能那个男人在逼死丝丝之后从窗户逃出来?我当时吓得什么都忘记了,没注意看.”
  
  “也可能你杀死了那个男人,将他的尸体从窗户扔下去,鬼楼里自然找不到他的尸体.”
  
  阿不有点害怕了:“别..别说了...”
  
  雨嫣笑了,“放心,我知道不是你干的。”
  
  “你怎么知道?”
  
  “你没有作案时间,也没有作案条件。”
  
  阿不张大了嘴看着她。
  
  “你没有可能让丝丝晚上独自离开宿舍去鬼楼,而且那天晚上11点以后你在宿舍里面也出不来,你没有作案时间。”雨嫣接着说,“为什么丝丝在我离开她老师查宿舍这段短短的时间里面出去?我一直不了解,不过听你这么一讲,我倒是想明白了。”
  
  “为什么?”
  
  “你说谁能够让丝丝心甘情愿编瞎话骗老师也要溜出宿舍?”
  
  阿不的心里猛地一颤,“你是说.....他?”
  
  “嗯,只有他可以让丝丝出来,让她到任何地方。只有他--星逍遥。”
  
  阿不觉得世界乱了,“等会,让我好好想想...逍遥杀了丝丝?不可能,作案动机呢?不会的不会的..”
  
  雨嫣表情严肃的可怕,“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解释丝丝跑进鬼楼的原因,我了解丝丝,只要逍遥说一句我们去鬼楼查查毕夕的下落,丝丝百分之八十会跟他去的.”
  
  “等等..”阿不忽然想到另外的一个问题,“逍遥也没有作案时间,那天晚上他也要在宿舍里面..”
  
  “不对。”雨嫣很肯定地说,“他不在宿舍里面。”
  
  阿不愣住了。
  
  “你忘记了,他是学生会副主席,他会跟老师去查宿舍的,而且他有时不在宿舍睡,他经常在宿舍外面的传达室里面的小屋里面守业,我跟丝丝经常去他那里,晚上宿舍上锁之后,他其实是在宿舍外面的。”
  
  阿不恍然大悟。
  
  雨嫣接着说:“最近我发觉逍遥的行踪很诡异,本来以为他是因为丝丝的死伤心,可是后来发觉不像,他总是回避我,似乎害怕我发现他在干什么,我觉得很怪,所以才会联想到这些..”
  
  阿不陷入了沉思,这么说的话,逍遥的确很可疑,他忽然又联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那个带鬼面具袭击他的人..无论从身高体形,都像极了逍遥!那么,那个在鬼楼窗户里面的影子是不是逍遥?按道理不会那么快的...还是自己的幻觉?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阿不说:“昨天晚上袭击我的人很像逍遥..”
  
  “什么?你被袭击了?”雨嫣的脸上显示出很焦急的神情,“你有没有怎么样?要不要紧?”
  
  阿不愣住了,雨嫣的反应出乎自己的意料,莫非...
  
  他勉强的笑了一下,“没事..”
  
  “小心点..你啊,现在也被人盯上去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阿不不知不觉地使用了我们这个字眼,雨嫣很快肯定了这个关系,“我们先不要惊动警察,慢慢的分析,现在警察在怀疑你,你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一定相信,先找到证据再说,起码要证实一下逍遥那天在不在宿舍。”
  
  “嗯,我最近有人盯梢,没空出去,靠你了。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说这话的时候,阿不紧盯着雨嫣。
  
  雨嫣的脸上也显露出一种感动的表情,“我知道的。”
  
  吃完饭,阿不跟雨嫣肩并肩走出餐厅,一路上引得众人瞩目,大家都在想,这小子用什么方法泡到了美女。
  
  “对了。”把雨嫣送到女生宿舍门口,阿不才想起来,“你还欠我两巴掌..”
  
  “不用了吧?咱俩这么熟?”
  
  “只不过吃了一顿饭而已,不熟,古人说有仇不报非君子,我是君子,把脸伸过来。”
  
  雨嫣扭着身子不让他打。
  
  最后阿不没办法了,撂下一句狠话:“古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跟你算账..”就收兵了。
  
  
  
  回到宿舍,游达马上凑过来:“谈得怎么样?到什么地步了?”
  
  “谈婚论嫁了..”
  
  “别骗我了...你们能发展到那里?”
  
  “知道你还问。”
  
  “好奇...”
  
  
  
  阿不躺到床上面,仔细的分析了雨嫣的话,觉得很有道理,逍遥有问题,至少他的嫌疑最大,明天找小狼分析一下,看看他是什么想法,顺便看看逍遥那天是不是真的不在宿舍。
  
  到了午夜12点左右,阿不发觉自己又来到了那种可怕的梦境中。
  
  这次是在昨天晚上遇袭的小树林里面,阿不看到那个带鬼面具的人在自己前面不远的地方一步步走向鬼楼。
  
  阿不急忙跟在他的后面,也向鬼楼走去,
  
  那个人从东门进入了鬼楼,阿不刚好来到鬼楼前,他抬头向鬼楼13楼的窗户看去..
  
  一个穿着黑衣服带着骷髅面具的东西又一次出现在13楼的窗口,冲自己狞笑着。
  
  阿不这次反而没那么害怕了,每一次进入梦境都有收获,阿不逐渐习惯了这种环境。
  
  他扭过头不看那个东西,也走到东门,推开虚掩着的门往楼上走去。
  
  头顶上还响着那个人的脚步声,阿不也不紧不慢的跟着。
  
  到了13楼,阿不转进走廊的时候,看到那个人正在那间房子的门口看着他,嘴角挂着笑容。看到阿不走过来,他推开门进去了。
  
  阿不来到门口,推开虚掩的房门,往里面看去,里面仍是空荡荡的。
  
  人又不见了。
  
  他走进房间,习惯性的往门后看去,
  
  其实他不该看这一眼的。
  
  
  
  阿不醒过来的时候又是一身冷汗,他仍然沉浸在可怕的梦境中,心怦怦的跳着。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马上爬起来穿衣服,走出门外,借着走廊的灯光往值班室跑去,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窗口狠命的敲里面的玻璃。整个宿舍的一楼都听得到。
  
  “干吗?找死啊?这么晚?”里面的值班的人显然被他的粗鲁举动高的火冒三丈,拧亮了灯。
  
  阿不看了看手表,凌晨2点了。
  
  值班室的门开了,里面的人骂骂咧咧就出来了,阿不一看,巧了,是小狼值班。
  
  “怎么了?”小狼一看是他,火气马上压下去了。
  
  “小狼,逍遥在哪里?”
  
  “大概在宿舍吧,今天晚上他没有值班。”
  
  “快去看看,我觉得事情不对。”
  
  小狼看他这么着急,马上穿好衣服,带好钥匙,打开宿舍大门进去,两个人往逍遥的宿舍里面跑去。
  
  到了,小狼打开房门,往逍遥的床上一看,空空如也。
  
  他摇醒正在睡觉的逍遥的下铺,问他:“逍遥呢?”
  
  那个人还没睡醒,支吾了半天,才搞明白两个人问什么,“今晚没回来..”
  
  小狼跟阿不对视了一眼,“今晚礼拜天,不用查宿舍..没回来也没人知道..”
  
  “打他的手机..”阿不提醒说。
  
  “不通。”小狼打了三遍放弃了。
  
  “怎么办?”
  
  阿不拿过小狼的手机,给曹道打了一个电话。
  
  
  未完请待续.............. 
  
  

 (责任编辑:天使)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8064.html
上一篇:黑巫女雪巫之洋娃娃(上)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