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恐怖鬼故事 > 碎碎平安

碎碎平安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数:

  岁岁平安
  
  夜色将所有的景色都用一件黑色的面纱笼罩住,让两边的房屋、路边的树木、远处的河都显得朦朦胧胧。一阵夜风突然卷过来,顺着齐家国的脚边打了个转,让他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喂,齐家国,这儿。”在安静的夜里乍响起这一声招呼,吓得齐家国看清喊他的人正是约他的李春桂后,马上便上去踢了对方一脚。
  “毛病啊,一声不吱地站在路边,像冒出来似的,吓得我魂都快出来了。”他说完,打量着附近,才发现,李春桂站的巷子后面,有灯光照出来,一眼望过去,正好看见“来利酒馆”四个字的牌匾歪歪斜斜地挂在巷子里面的一处两层小楼前。
  “兄弟,你就是我亲兄弟,王鹏那家伙就不是人,明明说要请我吃饭,那厮居然没带钱包,你也知道我身上的钱现在都交给你嫂子打理了……”正说着,两人已经走进了酒馆里。齐家国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早猜到这两个人说请他吃夜宵,实际上是付账时发现钱不够了。
  “嘿嘿……你想吃点什么,点个吧,这的菜味道正,又便宜。”坐在里面位子上的王鹏看见齐家国,喜逐颜开地招呼着站了起来,这时,一个服务员正好端着一盘菜从后面的厨房里出来,这下,齐家国提醒的话还没说出口,服务员手里的盘子已经让王鹏撞歪了,那盘菜滑了出来,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盘子碎了,菜也毁了。而女服务员被挤在了供桌旁,将供奉的一张旧盘子也给碰碎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酒馆里的服务员一见有部分菜汤洒在了王鹏的身上,忙不迭地一个劲的道歉,王鹏见那服务员是个皮肤白皙,长相清秀的女生,沉下去的脸马上变成了一脸关切,“我没事,你没让菜给烫着吧。”
  “靠。”李春桂和齐家国一起啐了声。
  “碎碎平安,岁岁平安,这不是好意头嘛。”王鹏对他俩边说着,眼神却直瞄着那个服务员。
  “平安个屁,这么晚了,我看你们怎么回校。”齐家国不留情面地说道。
  “放心吧,哥会飞檐走壁的绝招。”王鹏死皮赖脸地在服务员面前吹着,等三人来到学校围墙处,王鹏就像只上树的狗儿一样,用双手紧趴在墙头,紧张地对下面用肩顶着他上来的李春桂说道,“再往上,再往上,还差一点儿。”
  “怎么往上啊,给你再加一截啊?”李春桂咬着牙,王鹏那家伙的重量此时全压在他身上,让他也没了好脾气。
  “我早就说过了吧,学校的围墙那么高,怎么翻得过去。”齐家国伸出两只手扶着王鹏的腰,直担心他突然倒下来会压倒自己,“哎,你注意点,肘用力抓紧,别掉下来。”
  话刚说完,好不容易上了围墙的王鹏突然松了手,一声没吭便从上面倒了下来,将底下的两个人一起压在了潮湿的地上。
  “咔嚓”,他们的身下,又有什么东西碎了,那沉闷的声响在此时听来,不仅清晰,而且很像是一个男人从胸口发出的一声呻呤。
  “你搞什么飞机?”李春桂的声音居然不自觉地放低了,他问掉下来后就一言不发的王鹏。
  “有点儿不对劲。”齐家国借着夜色,看着王鹏。此时,他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面无表情地望着其他两个人,突然,扯开嘴角,若有若无地笑了一下。
  那个笑容让李春桂和齐家国都渗得慌,在夜色的渲染下,三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最最平安。”王鹏此时嘴里就像含了什么,说的话口齿不清,但是,这句话陡然从他嘴里说出来,还是让另外两人的头皮都一阵阵发麻,正一寸一寸紧绷着像要炸开来。
  
  招惹上了什么
  
  李春桂和齐家国面面相觑。
  “你说什么?”李春桂又问了王鹏一句。
  他没回答,只是像个木头人似的坐在他们面前,视线却望向他们半蹲的脚下。
  “他说碎碎平安。”齐家国说。
  “他是不是中邪了?”李春桂伸手在王鹏面前挥了挥,对方眼睛眨都没眨一下,“我老家教过一个治中邪的法子,要不我们试试吧。”
  “你真信他是中邪了呀?”齐家国打量着王鹏,虽然害怕,但是,他还是提了个比较有建设性的意见,“咱们还是打电话叫120吧。”
  “等120过来,黄花菜都凉了。”李春桂说完,挽起袖子,“他这症状就是中邪了,给他抡两刮,就能醒过来。我们老家就这么治像他这样突然像转了性的上身的事情。”
  “最最平安。”正在他准备打下去时,手却停在了半空。王鹏又含糊不清地嘟囔着这一句,然后,他抬起了手,慢动作一样,指向了两人的脚下。
  齐家国和李春桂低下头,两个人看着脚下碎掉的一个黑色的罐子,一时没反应过来。再往旁边一看,在夜色里,有一块倒掉的长方形石碑也正被他们踩在了脚下。
  罐子里,有些白色的灰染着黑色的泥土沾在他们的脚上,没有风,但是,两人都打了个冷颤。那些灰不知怎么就窜进了他们的嘴里,鼻子里。全是微成带着腥气的味道。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8101.html
上一篇:时光中的婴儿车 下一篇:异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