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恐怖鬼故事 > 地府刑场

地府刑场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数:

序章

  二楼漆黑的卧室里,母亲紧紧抱着十五岁的女儿,眼神充满着惊恐。女儿见到母亲的表情,泪水忍不住直在眼眶里打转。
  “爸和哥没事吧?楼下为什么都没有动静?”女儿开始心急。
  “阿昌,怎么样了?你们看到‘它’了吗?”母亲拿着电话的手心不断冒出汗来。
  “我不知道,刚刚爸拿着枪,说要到外面和‘它’拼了,就跑出大门。我为了阻止爸,赶紧跟着出去。可是我一到外头,爸就不见了,我找不到他啊。”儿子不断吞着口水。
  母亲放下电话,双手搭在女儿的肩膀,“小柔,听着,我要你把门锁好,躲在衣橱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
  女儿无力地点头,还一边啜泣着。
  女儿一等母亲走出去,立刻关上门,锁上两道锁,但她并没有躲进衣橱,因为担心家人的关系,所以就蹲低身子,藉由钥匙孔窥视外头发生的一切。
  “阿昌,讲话啊,不要吓我!”母亲在走往楼梯的途中,不断对着电话吼着。
  “‘它’……冲我过来了……”颤抖的声音传了过来。
  “阿昌!”母亲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大喊着。
  “嘟……嘟……”电话无预警地被挂掉。
  母亲丢下电话,开始奋力奔跑,但是到了楼梯口却突然停下脚步,似乎发现了些什么;没过几秒,女儿从钥匙孔窥见,母亲开始发狂似地往回跑;她虽然看不到母亲的背后,却知道有东西在追着母亲;母亲差一步就可以跑回卧室,却瞬间往前倒下,整个人重重地趴倒在地;一把西瓜刀,从左耳横切至右耳,她的脑浆血淋淋地露在外头。
  女儿有种想尖叫的冲动,但理智赶紧制止了一切。她蹑手蹑脚地躲进衣橱,无助地不断发抖。“叩、叩、叩……”脚步声越来越大,还夹杂着“匡当、匡当”铁链拖地的声音;脚步声在卧室的门前消失了一会儿,“锵、锵”,两道锁自动地打开;“唧……”,是门被打开时摩擦的声音;“叩、叩、叩……”“匡当、匡当、匡当……”脚步声和铁链声就在耳边,“它”在卧室来回地踱步。女儿用力地闭着眼睛,汗珠一滴一滴从额头流下来。时间完全僵住了,一股无形的力量直压迫着神经。过了一会儿,声音消失了。她慢慢睁开双眼,想确定“它”是不是已经离开……
  “碰!”一只手从衣橱的门缝伸了进来……
  重复曝光
  “学长,你办过最诡异的案子是哪一个啊?”贤璋意外地打破沉默。
  世铭清清喉咙,表情严肃,“五年前,一所监狱死了个犯人,监视器录到他从牢房走出来,应该是想逃狱,不过最后还是被围墙的电网烧到焦黑……”世铭停顿了一会儿,“奇怪的是,尸体不是在围墙内被发现,而是倒吊在电网的外头。”
  “听起来也不像是他杀,因为凶手没必要這么做。”
  “所以啊,唉,我到现在还是想不通!”
  “学长,你还记得陈胜东医师那个案子吗?”贤璋突然冒出一句话。
  “你说把人活活解剖,然后再缝合,最后又自己报警的那个变态外科医师?那个案子不是你破的吗?抓到他时,你还被破格晋升。”
  贤璋没有回任何话,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這时,车子来到一栋透天别墅前,里头的警察、法医和鉴定人员来来回回地穿梭着。
  “這里住了四个人,他们是一家子,爸爸梁文德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董事长,但听说他加入了一个心理学会,颇为神秘……”新晋女警金莉萍一见到世铭和贤璋走进别墅,就不断说明案情,“梁文德和他老婆的尸体已经找到,但他们的一双儿女目前失踪。”
  這时,两个鉴定人员正抬着一具尸首往楼下走来。
  “這是谁?”
  “梁文德的老婆,她是被西瓜刀砍的吧!凶器就放在尸体旁边,还发现一只手机……法医说是从左后方砍的……”莉萍断断续续地吞咽口水。
  “左后方,所以凶手是左撇子……”世铭开始自言自语,“为什么這么刚好?受害人也是左撇子……”
  “没人敢动梁文德的尸体。”莉萍音量变得有点儿小。
  “在哪里?”
  “后院。”
  “一定是copycat!”莉萍没头没脑冒出话来。
  “什么?”世铭第一次对莉萍说的话产生好奇心。
  “吴警官,你不知道吗?這个月已经有三个人活活被解剖,再被缝合,凶手事后还报警要我们去收尸。”莉萍仿佛在演讲一般,“陈胜东已经被枪决,不可能是他,所以一定是模仿犯。”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8110.html
上一篇:代价 下一篇:沉沦永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