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恐怖鬼故事 > 众人惊

众人惊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数:

那次学校组织的旅行,金琦始终不愿意提起。

我总是一再追问他,金琦绕不过我,终于决定把那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那起震惊一时的事件。

我跟金琦在星巴克的角落里找了个不显眼的座位,金琦呷了一口咖啡,他的双手握紧杯子,双肩细微的颤动,开始回忆起那天的经过,我仔细的聆听每一个细节,思考,揣测,故事终了,我决定将其记录于案。

学生会的指导老师组织了一次校外拓展学习的机会,时间定在四月初,指导老师姓韩名彬,是个狂热的侦探迷,约摸三十出头的样子,个不高,微微发福,这次的校外拓展学习的机会是他与校方争取,经费不多,所以只能择优。

韩彬拟出了一份名单,名单上的人都是学生会的骨干或是委员,成绩优秀,品格优良。共计七人,四男三女,分别是金琦、胡东、童竞、易良著还有张瑶、付琳、宋秋月三个女生。

假日一大早韩老师便集结了众人,他在同城网站上租了一辆小巴,一直待到了中午两点钟才出发,目的地是郊区以外十多公里的金庸山庄。

小巴行进了一个多小时驶离了市区,天空开始洋洋洒洒的飘着毛毛细雨。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小巴停在了山脚,雨越下越大,天色也十分阴沉。

八个人撑着伞向上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山路,总算是见到了山庄的全貌,此时已经是七点多了,天色暗淡,月亮刚刚冒出了头,淡淡的月光照耀在山庄别墅楼的屋顶上,散发出一圈圈阴森森的光晕。

几个小时的车程下来,众人都有些疲惫,韩老师为首推开厚重的双开木门,一行人进到里面。

金琦的第一感觉就是压抑,可是到底哪里有问题,他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于是便埋头开始收拾自己带的随身物品。

韩老师四下看了看:“房间在二楼,一人一间,钥匙一人只有一把,好好保管,大家都累了,今天晚上就早点休息,明天还得早起。”

几个人点点头便各自顺着扶梯向二楼走去。

房间还算干净,床,写字桌,布艺沙发,一个洗澡间,金琦习惯性的摸了摸兜,结果发现空无一物,他这才想起来,之前韩老师交代的,这次拓展学习不允许带任何电子产品,金琦百无聊赖,只好抱着枕头躺在床上,静静的聆听雨声,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金琦洗漱完毕与其他同学一齐来到了一楼客厅的桌子前坐着等待韩老师。

十五分钟之后……

胡东看了眼手表,说:“已经九点多了,韩老师真慢啊。”

童竞点点头:“这可不像韩老师的办事风格。”

“会不会是韩老师身体不舒服?”付琳问。

“我们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宋秋月说。

“那好吧,我去叫韩老师,”张瑶起身。

金琦没有异议。

易良著也站起身:“我们一起去。”

金琦看了眼紧闭的大门,终于知道压抑的感觉从何而来了,他惊奇的发现这栋不大不小的别墅楼,居然连一扇窗子都没有,至少他们身处的客厅是这样。

突然,一声尖叫突兀的响了起来,惊醒了客厅发呆的众人。

金琦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起身向着二楼跑去。后面的几名同学也纷纷起身,随在金琦身后。

“怎么了?”金琦看见坐在地上的张瑶。

易良著神色慌张,颤抖的手指向着房间里面:“你们自己看吧……”

金琦扶着门框向里面望去,只见韩老师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付琳惊呼。



宋秋月捂着嘴强忍住没有叫出来。几个男生也是纷纷倒吸凉气。

宋秋月捂着胸口,深深的呼吸,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你要干嘛?”童竞下意识的拦住宋秋月。

“我是医科专业,我会急救!”

付琳扶起地上的张瑶,两个人迅速下楼,似乎想要躲得远远的。门外的几个人似乎也并不想进到房间里面。

“韩老师…他……怎么样?”易良著小心的问。

“可以确定,已经死了!”

“死了?”胡东一脸惊愕。

宋秋月点点头:“胸口,一刀毙命,时间是昨晚午夜。”

金琦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转身向楼下跑去,三两步就到了客厅大门前,他用力的推了推把手,纹丝不动。金琦全然不顾了,猛的用脚去踹,同样是徒劳无功。

楼上的一干人等奇怪金琦举动,也跟了下来。

“怎么了吗?”有人问。

“我们…被锁住了。”

时间是十点,众人围坐在客厅的桌子,一言不发,心里皆是百感交集。金琦率先开口:“韩老师的遗体怎么办?”

“没有办法,现在我们无法向外界联络,只能放在房间里了。”易良著摊手。

“到底是谁,谁要这么残忍,”张瑶神情紧张。

“现在的首要,应该是我们怎么出去吧。”胡东皱了皱眉。

“大门钥匙只有韩老师有,我找过了,一无所获。”宋秋月摇摇头。其他人依然是沉默不语,冷冷的坐着。

“我想和你们玩一个游戏……”

客厅里突然回响起奇怪的声音,应该是经由变声器处理过,声源不知道来自何方。

众人一惊,马上就有人问。

“你是谁,你想怎么样?”

奇怪声音的主人像是没有听见,自顾自的接着说:“我每天晚上都会杀死你们其中一个人,你们能否在最后一个人被杀之前找到我,我就在这栋别墅里,等着你们来抓我……”

声音回荡在密闭的空间里,气氛一下子落至冰点。现在有一个杀人魔混迹在他们之中,几个人有意识的拉开了距离。

金琦扫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并未有什么不妥,硬要说奇怪的地方,付琳倒是显得不那么害怕,反而有些莫名的兴奋。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张瑶带着哭腔。

付琳摇摇头,语气带着笃定:“放心吧,不会的。”

“别说傻话了,”童竞语气很冲,可能他只是想要掩藏内心的恐惧。

“我看,我们还是好好想一想怎么揪出这个杀人魔吧。”胡东敲了敲桌子,集中了众人的注意力。

“说的对,”易良著应道。

“我们一起去韩老师的房间找线索,一定会有什么蛛丝马迹,”金琦站起身。

“不行,”宋秋月打断金琦:“如果杀人魔存在我们中间,人多手杂,我担心他会曾势动手脚,我建议两人一组互相监督。”

“嗯,有道理,就这么办,”胡东点头。

“我不去,我想回房间休息。”张瑶说。

“那好,那剩下的人就开始分组吧,我跟付琳,易良著跟童竞,金琦就跟宋秋月吧。”

金琦跟宋秋月是最进后入韩老师房间内的,房间里的摆设与其他无异,金琦仔仔细细的将所有陈列的物品检查了一遍,并未有什么不妥,宋秋月的调查依然是围绕着尸体展开,她拿着一块手帕背对金琦在尸体前面忙活了好一阵,金琦有些好奇便也走了过去。

“有没有什么发现?”金琦低下身子问。

宋秋月摇摇头:“还是一样什么没有。”

“那我们出去吧。”

“嗯。”

金琦关门的一瞬间瞥见了盖在韩老师身上的白色毯子,犹豫了片刻,还是关上了房门。



“你们呢,有发现吗?”胡东问。

金琦摇摇头:“我仔细检查过家具还有韩老师的物件,都只是一些简单的衣物,没有什么具有参考价值的东西。”

“我也反复检查过尸体,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打斗痕迹,简直就像是自杀一样。”宋秋月说。

“你们说韩老师会不会真的是自杀啊?”付琳轻声询问。

“哼~,自杀,你们难道忘了刚才那个杀人魔说的话了,”童竞略带嘲讽的语气。

“明天就可以见分晓了,”易良著双眼放光,似乎是想要将杀人魔碎尸万段。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想今天晚上我们就锁好房门,各自待在自己的房间,如果有什么问题大声尖叫,我们听见了也好及时支援。

众人去张瑶的房间确定了一下张瑶的安全,便各自散去,金琦回到了房间,锁好房门后,他整个瘫倒在床上,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如果明天早上还会再有人死去,那该怎么办。

还有,付琳,付琳总是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可是却又总是在不经意间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她到底会不会是那个凶手呢。

可能是由于身心俱疲,也有可能是刻意逃避,第二天所有人都起得比较晚,大概是十点左右,所有人才陆陆续续的走出了房门,集结在了二楼走廊,准备一齐下楼。

“付琳,不见了!”张瑶四下看了看说。

金琦一脸错愕,脑子嗡嗡作响,难道第二个会是她,不可能啊。

于是乎,金琦第一个冲下楼,果然,他们不愿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实就是这么的无法逃避。

付琳被吊死在了客厅的吊扇挂钩上。

付琳房间紧闭,没有撬锁的痕迹,为什么她会被吊死在客厅,凶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付琳放了下来,宋秋月摸了摸付琳的颈动脉,摇了摇头:“已经断气了,从僵直度来看,死亡时间应该是昨晚午夜,也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跟韩老师一样。”

又是一条人命,金琦百思不得其解,他环顾四周,心想那双紧盯着他们的眸子到底在哪。

“怎么办,怎么办?”张瑶一下子哭了出来。

其他几人也是沉默不语,神情凝重。

“付琳的钥匙呢?”金琦问。

“我刚才检查过,还在她的上衣兜里。”

钥匙没丢,人却没了。

“别说这么多了,先将付琳的遗体放到她的房间吧,摆在这里实在是……”胡东没有接着说下去。

做完处理工作后,众人再次围坐起来。

“看来那个杀人魔说的话不是开玩笑了,”易良著紧皱眉头。

“现在我们的处境真的很危险,不管到底是谁,我求求你停手吧,”张瑶低头啜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认为杀人魔在我们中间?”童竞厉声责问。

“别吵了,”胡东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宋秋月从兜里掏出手帕刚想要上前帮张瑶抹抹眼泪,她忽然停下,立刻收住手,将手帕放进了衣兜,没了动作。

金琦对他于们的话题充耳不闻,她在想凶手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法。过了会,几个人没有商量出结果只好悻悻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金琦独自一人站在吊扇的挂钩下,正下方就是长桌,如果要“上吊”肯定会踩在桌子上,金琦用卫生纸擦拭了一下桌面,居然发现了一点点几乎已经干透了的血迹,若不是用白色的卫生纸去擦拭,还真看不到,金琦又用卫生纸抹了抹,只有两处有血迹。

金琦灵光一闪,脑海中片段一闪而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第三晚所有人都踹踹不安,各有心事,金琦几乎没有合眼,他看着天花板静静的等待着天明。

第三个,是童竞。

童竞被发现一丝不挂的死在了自己房间的浴室里,他浮在浴缸,身体已经被泡的皱巴巴的了。

“淹死的,没有任何反抗的痕迹,”宋秋月拍了拍手。




又是如此,这次张瑶吓得回到了房间不愿出来,宋秋月只好陪着她,胡东与易良著两人在客厅想尽各种方法,试图将大门撬开。

金琦强忍住恶心,在浴室里认真检查,他看着浴缸里的水,发现里面有一条细小的碎沫。

金琦拿起来定睛一看,双眼瞪大,怎么会是这个东西,居然会是,没理由啊,金琦起身,迅速上到二楼来到了韩老师房间,他掀开搭在韩老师身上的白色毯子,果然如此。

这一晚,张瑶的情绪十分不稳定,她拉住宋秋月陪着她,过了很久张瑶始终是睡不着,只觉得黑暗中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突然,张瑶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口鼻,她挣扎了两下便昏死了过去,张瑶被人拖出了房间,一路拖下楼,移至客厅。

“啪~”客厅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金琦看着眼前的一幕,叹道:“果然是你,宋秋月。”

胡东气急败坏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易良著同样也是咬牙切齿:“你简直就是疯子!”

宋秋月放下张瑶,捋了捋头发:“你们说我就是我,证据呢,还有我是怎么做到的?”

“你使用的手法我已经都知道了,你怎么能这么残忍?”金琦怒道。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啊……”

“首先,韩老师的死。”

“其实第一天的早上,我们第一眼见到血泊中的韩老师并没有死,也可以说韩老师是在装死,作为一个狂热的侦探迷,恐怕原本这只是一个愚人节的恶作剧吧。”

金琦紧紧盯着宋秋月:“那时,韩老师一定是配合你和我们开了个玩笑,我们不懂验尸,医疗专业学生身份的你一口认定韩老师已经身亡,我们对你的验尸结果都没有异议。”

“我们在客厅的时候,韩老师替你宣布了这场死亡杀人游戏的通告,有了这通的死亡讯息,晚上就不敢有人出门,为你杀付琳提供了条件,做完这一切,韩老师便再次的躺在地上装死。然后在你的提议之下,我们几个人进行分组勘察现场,你知道我们是绝对不会靠近尸体的,所以你才提出这个建议,最后我们进入韩老师房间的时候,你先是用沾有乙醚的手帕迷晕装死中的韩老师,然后在韩老师毫无抵抗能力的情况下将刀子插进了韩老师的心脏,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完成了这起看似验尸,实则杀人的计划,在我离开时我瞥见了搭在韩老师身上的白色毛毯有新鲜的血液涌出,当时我只以为是心房伤口的自然表现,后来我再去查看才发现,现场有两种新鲜程度不同的血液,一种已经完全干透,我想作为医科专业的你弄点血液过来应该不难吧,还未干透的血液就是才从韩老师身上慢慢溢出的。”

“要说付琳的死那就更简单了,她恐怕也知道你们的愚人节计划吧,那天晚上一定是你们事先就已经约好韩老师“死”后的当晚,在客厅秘密见面,只不过付琳以为这只是愚人节恶作剧的一步,所以她没有任何危机意识的就出了房门,付琳房门紧闭还是被杀害,只因为是她自己出的房间,然后自己锁的房门,你同样用乙醚迷晕了付琳,然后你抱着她爬上桌子,将其勒死,吊上挂钩,你可能没有注意到你杀害韩老师的时候,有少量他的新鲜血液被你踩到了,虽然当晚那些血液几乎干透,可它们毕竟没有你带来作为道具撒在韩老师身边的血液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长,所以桌面上还是残留有两处。”

“童竞的死也不难解释,你是知道的童竞这个人有洁癖,他碰过付琳的尸体就一定会去洗澡,你事先就已经在童竞房间的浴缸里放了大量的三C伦,通常洗澡都会先放水试温,三C伦无色无味,遇热水挥发后的气体混在水蒸气中迷晕了正在泡澡的童竞,童竞不明不白的被淹死了。”



“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想象力,证据呢?”宋秋月浅笑着问。

“就在你的身上,你的指甲里。”

“我在童竞房间的浴缸里找到了这个,”金琦拿出一小叠卫生纸,打开来一看,里面是细长的碎屑:“这是你勒死付琳用的绳子上的,当时我们搬动付琳的遗体,并没有任何人去触碰过那根绳子,可是今天早上童竞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你验完尸,我却在水中发现了这个,我想一定是你在勒死付琳的时候不小心卡到了指甲里,然后验尸的时候飘进了水里,我想只要送去化验一下,应该不难证明你的罪行。”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了!”金琦怒目圆睁。

“哼,”宋秋月冷哼一声:“为什么,因为钱啊,我家里穷,申请了助学金,却被你们几个串通韩老师给私吞了,我母亲没钱治病去世了,你难道不认为你们都得死嘛,你们都该去给我母亲陪葬。”

刚才还愤愤不平的三人,顿时哑口无言。

天很快就亮了,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宋秋月将张瑶扶在椅子上,自顾自起身用钥匙开了大门,她走了出去看了眼里面的人,又看了看外面的花草树木,闭上眼从远处的山崖边纵身一跃。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8113.html
上一篇:僵煞 下一篇:一二零四胡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