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恐怖鬼故事 > 一二零四胡同

一二零四胡同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09 浏览数:

一二零四胡同

(一)

一则标题为直播的帖子在论坛上炸开了锅,坛主叫浮光影,讲述了她进入一个名叫一二零四胡同的经历,读的人没有不为之毛骨悚然的。

帖子一开始便步入主题,让人的心一开始就被死死揪住了。下面是帖子内容:“我叫浮光鬼影,今天晚上我会按传闻所说在凌晨十二点进入胡同,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四十九,这里异常的冷,我感觉身体从骨头到血液快没有一丝温度,不知道是不是诡异的地方都这么阴冷,四周很黑根本看不见,空气很潮湿,还充斥着腐烂的味道,闻着就像胃里进了条虫子十分的恶心。胡同仿佛一条无尽的深渊,我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进去”

下面很多人跟帖:“坛主,去啊,我挺你。”

还有人说:“这里是挺灵异的,我听说啊,有人进去后再胡同尾的墙上写着我要中五百万,不久后就发财了,特别邪门。”

所有人都在支持这个名叫浮光鬼影的坛主,就如同死神催赶着她走向坟墓。

帖子又更新了:“好的,你们给了我很大的勇气,据说这是条死胡同,凌晨进去后走四分钟就会到达胡同尾是吧?只要在墙上写上自己的愿望就会实现吗?那面墙会是怎样的呢?是布满蜘蛛网吗?墙上会不会在不停地流着鲜血或者在上面挂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我已经感觉后背直发凉了,虽然害怕,但是为了那个愿望就算死也要去。”

论坛上立刻炸成一片,一条条回复挤满了帖子,所有关心的问题都不约而同:“你的愿望是什么?”

浮光鬼影讲述了她的故事:“前不久我终于发现不是他们亲生的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把我当一个畜生一样养着并折磨,该死,我早就应该想到了。那个混蛋被我发现了他在公司里做假账,不对,应该用它来形容更贴切,因为它不配做人甚至狗都不如,我恨他们,恨到骨子里都是仇恨,我想,报复他们的时候终于到了,我偷偷留了证明,可恶,还是被他发现了,他们两个狗男女拼命地把我往死里打还把我锁在了笼子里,费了好大劲才逃出来后又被那个混蛋抓了回去。怕我再跑了,那个贱人竟然买了老鼠药想要毒死我!哼,要我死没那么容易!这次我逃出来后,我想他们怎么也不肯能找到我的。”

顿时在论坛上引起了一片哗然,她的经历让人气愤,让人咬牙切齿,但是最终他们关心的问题都回归到她的愿望上。

眼看十二点马上要到了,却迟迟不见浮光鬼影的回复,所有人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不可待。

终于更新了,但是当看到她的那句话后所有人都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后背都是凉飕飕的。

“我!要!他!们!死!”浮光鬼影十二点更新。

五个字仿佛是死神的留言,看到这句话的人顿时头皮直发麻,身体不由衷地发起了抖。

已经凌晨十二点了,所有人都感觉这个时间被赋予了,她已经进去,那个名叫的一二零四的胡同已经吞噬了她,所有人眼前都仿佛俨然出现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场景,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孩面对着一面恐怖的墙,样子十分诡异。她是害怕得发抖还是在哭泣?光线很暗很黑,仿佛夜晚的漆黑已经把她吞噬,即使如此,但是你仍然能看见她的嘴角,她在笑,是的,她在咧着嘴笑,笑的人心里直发麻,笑得让你吓得发抖,笑得骨子里都为之而恐惧。





(二)

人是一种被情感和情绪所支配的动物,而最让人无法琢磨透的情绪叫好奇心,它指示着你去探索怪诞且不了解的事物,往往无法克制。

缪塞说过:“对坏事的好奇心是一种可诅咒的毛病,是从一切不洁的接触中产生的。”换作平常的尹雪,她绝对会因为法国浪漫主义作家缪塞说出这样一句跟浪漫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的话而笑得合不拢嘴,但是现在,她托着腮发呆,或者她真的像中了好奇心的诅咒了。

突然感觉到手臂被用力地撞了一下,她才回过神,发现杨冰冰的眉毛引进拧成一条线,很生气地看着自己,她们是一个班的,也是好朋友。

“你这傻丫头到底听见没有?”杨冰冰加重了语气。

尹雪不好意思地捞了捞头:“啊?什么事?”

“果然!”杨冰冰叹了口气,“我说我们今天晚上就去一四零二胡同。”

尹雪愣愣地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她语重心长地又重复了一遍,尹雪才回过了神,顿时感觉心扑通地跳个不停,她深吸了口气,今晚就去啊!“行”她其实早已迫不及待了。

往往一些被称为灵异的地方都会有所谓的传闻,而关于一二零四胡同的传闻闹得最凶的就是一个名叫《恐怖直播》的帖子。据说凌晨十二点进入那个胡同,走四分钟的路程后刚好到达胡同尾,只要把自己的愿望写在那里的墙上就可以很灵验地实现。

尹雪想一探究竟地并不是能否真的实现愿望,紧紧抓住她脑袋里那根弦的是一二零四胡同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仿佛有魔力一般死死地吸引着她。一二零四指示传说中的叫法,难道凌晨进去走四分钟的路到达胡同尾仅仅是巧合吗?这个原因未免太过牵强了,那又是什么特别的理由才会叫一二零四胡同呢?

“不行,一定要一探究竟!”这个想法仿佛是一种致命毒药,深深地侵蚀了她的理性思维,而后面所发生的事也证明了这个想法确实是一种毒药,也因此害了她。

“你们要去一二零四胡同啊,我也加入。”文倩凑了过来,能看出她有很大的兴趣,一副很积极的样子。杨冰冰立刻同意了,多了一个人加入,她的胆子更大了。

“你们都看过那个《恐怖直播》的帖子吧?”文倩突然问道,她们点了点头。

杨冰冰似乎还在害怕“看过,吓死我了,特别是那个浮光鬼影最后说要他们死,到现在我都还心有余悸”

“你知道那个女孩最后怎么样了吗?”杨冰冰关心道。

尹雪摇摇头,但是文倩好像知道,“论坛上面说得她死了,死在那个胡同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文倩说道。

“那也不影响我们今晚去一二零四胡同”杨冰冰的话让对话走向尾声,都各自回家收拾东西做足准备。





(三)

尹雪虽然害怕,但是只要叫上那个人陪她一起去的话,胆子肯定会大上十倍,因为他是陈洛城。

她将论坛上《恐怖直播》的帖子和她们要去一二零四胡同的事告诉了陈洛城,尹雪本以为陈洛城会答应,但没想到他给自己讲了一个兔子用胡萝卜钓鱼的故事来拒绝她,告诉她一二零四就像胡萝卜,而他并不感兴趣。尹雪本以为怪力乱神的事情对于他而言都会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陈洛城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骗局,所有的传闻都是编出来的噱头,要么有商业价值要么是炒作,一切都是口空白话。

真的只是噱头吗?尹雪内心隐约的不安已经告诉了她自己,一二零四胡同,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夜晚伴着未知的危险而到来,约定的时间到了,她们三人已经在胡同口碰面。这里几十年前就早已经没有人居住,四处都很潮湿,天气也显得格外的冷,吸到肺里的空气都感觉是冰凉的。尹雪试图往胡同里望去,奇怪,今晚明明有月亮,却看不见胡同里面的任何东西,就如同一个漆黑的洞口,她知道越是未知就越是诡异,越是诡异也就越危险,但是胡同就如同伸出了一只魔抓般死死抓住她的好奇心。

“走吧,十二点了”文倩提醒道。

她们最终还是进去了,因为害怕所以彼此挨着而小心翼翼地前行。进去之后,她们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胡同里破旧不堪,看不出丝毫生机,有些地方已经坍塌,蜘蛛网摇摇欲坠,或许终年不见阳光,这里非常的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变得凹凸不平,尹雪甚至仿佛能若隐若现地丛墙上看见一张诡异的脸。

她们似乎已经走了很久,不对劲,这里不是一条死胡同吗?现在已经走了起码二十多分钟了,而胡同似乎依然没有尽头一般,绝对有问题。

“现在,几点,钟了?”尹雪感觉心在扑通扑通乱跳,说话也变得不利索。希望自己的那个猜测不是真的,一定不能。

杨冰冰怔怔地看向手表,结果差点吓得叫了出来,她的额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二,十二点,还是十二点”杨冰冰说话也跟着结巴起来。

时间停止了!这个想法简直吓了她一跳。

“怎么办?”杨冰冰和文倩都慌了神。

该怎么办,尹雪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双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冷静!冷静!冷静!她不断叮咛自己,但是冷汗一股脑地往外冒。该怎么办呢?在这一刻她突然想到陈洛城,他如果此刻在身旁的话也肯定会先让自己冷静下来,是的,先冷静下来,但是换做他的话,接下来该如何做呢?

毕竟他不在这里,只能靠自己来解决现在的处境。

冷静下来后,尹雪开始仔细地观察周围,突然她注意到前方的路不一样,它比较窄,相之前面的路比都要窄很多,奇怪,她嘟囔着。

此刻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般,一种莫名的勇气驱使着他们继续往前走。然后她们抓住的不是压根不是救命稻草,反而让她们陷入更危险的处境。



(四)

继续前行的路很窄,所以变成尹雪在最前面,杨冰冰跟在她身后,最后是文倩。尹雪担心文倩在最后面会害怕,刚准备让她到前面,但看见她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就把话咽了回去。胡同依旧黑洞洞的,最奇怪的是外面明明有月亮,却偏偏在这里就看不见了。如此的漆黑,尹雪总觉得不知道会从哪钻出一个人来,越想越害怕。

走着走着,一种无法名状的感觉突然在她心里由然而生,这是如此的让她不安和恐惧,心里也忐忑不安的,她惶恐地想去明白这是为什么,突然,她恍然大悟,是安静!太安静了!周围简直一片死寂,寂静得可怕。从刚才到现在她根本没有听到一丝声响,甚至她们自己的脚步声,对了,为什么连脚步声都听不到!她猛然地回头,啊呀!顿时吓得她六神无主,人呢?她的身后空无一人。

据说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不能落单,不然可怕的事情就会接踵而至。想到这里她更害怕,于是她拼命地往回跑,试图去找到她们。

刚跑一会,她蓦然地停住了,不对劲,她听到脚步声,就在自己身后,明明是回去的路但是她们为什么会在身后呢?虽然奇怪,不过还好能找到她们,尹雪像吃了颗定心丸。

她回过头去,妈呀!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差点把她吓得半死,她的嘴直哆嗦,手脚止不住地发起抖。她张大的瞳孔中充满了恐怖,到底看见了什么?

夜很黑,但是它如此的刺眼!

那是一双血红色的绣花鞋,就在她的身后!

最为诡异的是它竟然在朝自己走了过来!

原来是它一直跟着自己!

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惊讶?恐惧?还是害怕得要死,尹雪发起抖来,全身的筋骨都在抽动着,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的恐怖的场景,此刻她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只想离开这个让她害怕得地方。

她拼命地跑着,却怎么也甩不掉它。

它一直在追着自己!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如何逃出一二零四胡同的,尹雪只想拼命地甩掉它。本以为离开了胡同就能够安全,可是她错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就仿佛一二零四胡同在她身上中下了恶毒的诅咒一般,永远也甩不掉。

快到家了,她揣着粗气,本以为安全了,这时那个声音又在身后响了起来。

“咯咯”

“咯咯”

她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立刻逃也使得打开门进去后死死地锁着,快速冲进了自己的房里后就跳到床上,躲进了被子里,她害怕得死死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一个劲地发抖。

恐惧让她大气都不敢出,心砰砰地乱跳个不停。过了许久,似乎安全了,看来甩掉它了。她渐渐地平静下来,一切也都安静了。

“吱呀”外面的门竟然开了!

她立刻又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它追来了!

“咯咯”,“咯咯”脚步声一步一步逼近,每一步,都像一把铅锤在她的心上重重地敲击一次。

可是脚步声在她的卧室门前突然戛然而止,尹雪大气也不敢出,仔仔细细用耳朵注意着外面。

“嘭”突然一声巨响,门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撞开了!

接着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一步一步地逼向了她的床,畏缩在被子里的她早已吓得不停地发抖。

这时尹雪突然感觉床的某处凹陷了下去,该不会,它跳到了床上吧!

啊!她的身体止不住地打颤。

一种让人作呕的腐烂气味从被子里散发出来,就仿佛一具腐烂很久的尸体在被子里一样,一个想法突然在她的脑海冒出,她吓得一激灵。

,猛然地掀开被子。

血红色的绣花鞋!

她吓晕了过去。





(五)

研究表明一个人受到惊吓超过了这个人所能承受的最高限度时容易出现两种非常极端的反应。一种是直接崩溃掉,从此以后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无法继续生活。另一种相对比较好一点,仅仅是失去恐怖害怕得情绪,不管多么令人害怕得场景,那个人都不会有感觉。

还好醒来后的尹雪这两种极端的反应都没有,她安慰自己这只是一场梦。

但是那并不是梦。

她的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为什么昨天晚上会悄无声息的丢下她一个人在胡同里?自己又为什么会被那个恐怖的绣花鞋追着?回到学校后她第一时间就是去找文倩和杨冰冰问个明白,文倩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没有她的踪迹,电话也打不通,尹雪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而听说到杨冰冰在绘画室里,奇怪,为什么偏偏会在绘画室呢?没有时间好奇这些了,尹雪马上赶了过去。

绘画室的门是虚掩着的,这确实像杨冰冰不爱随手关门的习惯,她感慨着。

大白天窗帘却都被拉上,光线很暗,里面凉丝丝的。杨冰冰在搞什么鬼,尹雪嘟哝着。

她会不会想吓唬自己?想到这里她就有点生气了,恐怕自己已经被吓够了,再被吓到的话会不会要吓死了。

走着走着她发现了前面画架上有几幅画,会是杨冰冰画的吗?她猜想着,于是走了过去。

光线很微弱,她先看向了第一幅。但是发现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画的是一个女孩站在一个破旧的巷子里面,想表达什么呢,尹雪叹了口气,接着看向了第二幅。画里的女孩扭着头看着自己的身后,即使画得很朦胧,但是尹雪依稀可以看出女孩神色慌张面露恐惧,她在害怕什么?尹雪很好奇,仔细地看着女孩的背后画的什么,可是那里只是被一笔带过,到底是什么呢?尹雪凑近了画板,顿时她的脸吓得像窗户纸似地煞白,地上有一处是红色的!是一双红色的鞋!

天啊!她发现了,画上就是昨天晚上的自己!冷汗一个劲地从她的额头冒出。有太多的恐惧和疑问,她战战兢兢咬紧了牙齿继续往下一幅画看去。

不仅是这一幅,还有好多幅画全都画的是自己所经历的!她目瞪口呆,心扑通扑通地乱跳着,而且不仅画的是昨天晚上所发生的,还画到了她进入了绘画室了里!看到这里她更害怕了,这到底是谁画的?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又为什么把这些画了出来?太多的疑问压抑得她喘不过气,于是她把目光投向了最后一幅画上。

画上女孩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身后!为什么要画自己看着身后呢?后面有什么?尹雪深吸了口气好奇地看向自己的身后。

切~什么都没有,虚惊一场。

画架上已经没有别的画了,画室里也不见杨冰冰的身影,这时她才想起该给杨冰冰打电话,她叹了口气,看来自己都被吓傻了。

电话拨了过去,画室里响起了来电铃声,是杨冰冰的手机发出!她居然就在画室里!尹雪震惊不已,可是怎么没看见她的人呢?

在哪?尹雪仔细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声音很近,如此的近。声音在自己身后,她扭过头却依然什么也没发现,就往头顶瞟了一眼。

终于找到了!

杨冰冰在头顶上!

啊!她浑身颤抖,半张着嘴发出一声惨叫。

她身后的头顶上挂着一具尸体,杨冰冰上吊自杀了!

突然,杨冰冰尸体的眼睛死死地朝尹雪瞪了过来!妈呀!尹雪一下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更要命的是,她的尸体突然在上吊的绳子上拼命地摆动起来,血从她的眼睛流了出来,脸狰狞地可怕,她嚎啕着,张牙舞爪地伸着锋利的抓子在空中朝尹雪挥舞。鬼啊!尹雪吓得叫了出来,想要跑但是身体像被抽空了力气一般,怎么也使不上劲来。

绳子经不住尸体剧烈的摆动,就要快断掉了!

完了!尹雪吓得哭了出来。

这时绘画室外面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尹雪太熟悉不过了,尹雪激动万分,他,是他,他终于来了!





(六)

鬼,是人们根据梦、幻觉等等现象认为,在人的肉体之外,还存在一个独立的灵魂。人死之后,灵魂还独立存在,变成了鬼魂,鬼魂是一种无形、无质的依附于身体的一种东西。人死后的鬼魂有两个下落,一是仍然栖息于这个世界上,仅是在另一个物体上,二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即阴间世界。当然也有许多鬼魂变为游魂,无法超生而到处害人。

当我听到叫声进到绘画室的时候,尹雪正瘫软地坐在地上,看到我进来后她马上扑到我怀里还哭了起来,她说看见鬼了,而我只看见了一具尸体,杨冰冰的尸体,她胆战心惊的把刚才的场景还有所有的事情经过讲给了我听。

如果你问我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我肯定会告诉你不相信,所以我安慰尹雪那些不过是幻觉,但是尹雪被诡异的鞋追,杨冰冰的死还有文静的失踪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二零四胡同,果然不简单!那里到底有什么呢?我们决定今天晚上就进去一探究竟。

关于胡同闹鬼,我国确实有几个这样的地方,其中最有名的鬼胡同就在山东即墨,它很特别,除了头尾两个出口,是一条彻底封闭的路,两侧的居民不知道为什么都将门窗朝着胡同的另一个方向开。夜里这条胡同里是绝对看不见一个人的,如果你看见了,那绝对是鬼。

据说在扬州也有这样的一条小巷,叫作“螺丝结顶”,只有老扬州人才知道,“螺丝结顶”其实是“垒尸及顶”的意思,“扬州十日”期间,这里是扬州最大的屠杀场,死人一层铺着一层往上垒,最后垒到屋顶那么高,巷子里面灯据说永远都是坏的,即使换上新的灯它的灯丝也会莫名其妙的断掉,所有的电器在这条巷子里都会失灵,夜晚往往也会看见一些恐怖的东西。

夜晚十二点,我们到达了胡同口。

突然尹雪指着前方说道:“那不是文倩吗?”

我也注意到了地上躺着一个人,她遍体鳞伤昏迷不醒躺在那里。文倩似乎经历一些危险的事情,即使昏迷了脸上还是一副受到恐吓的表情。我伸出手试探她的呼吸,还有呼吸,我松了口气后说道:“还好,只是昏倒了”。

尹雪马上试着叫醒她,可是没有什么反应,“怎么还是叫不醒呢?”尹雪着急了。

我感觉眉毛快要拧成一条线了,这丫头看来真的是吓傻了,尹雪看着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叹了口气,用拇指狠掐文倩的人中穴,不一会她便醒了。

醒来后的文倩马上陷入了不安,慌张地看着四周,“怎么了?”我们不解地问她。

“别杀我,别杀我”她仿佛又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慑慑发抖地叫着。

“你怎么了,是我啊,我是尹雪”尹雪抓着她的手说道。

文倩还是一副很害怕得样子,身体畏缩着一个劲的发抖,尹雪本来有太多疑问要问她,但是看见如此情景又放弃了。

“她可能受到太大的刺激,现在神志不清了”我说道。

尹雪很难过的点点头“那怎么办呢,我们还继续往前走吗?”

“当然,恐怕只有进到胡同最深处才能找到解释,你们所遇到的事情,还有那些不合常理的现象,所有的阴云都在一二零四最深处”我边说边思索着,“把文倩也带上,让她一个人太不安全了。”

于是我们扶着文倩往一二零四胡同深处走去。

然而事后我才知道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现在想想都十分后悔,因为那时胡同里的我根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地方,在我们扶着文倩往胡同深处走的时候,我们的身后的场景都被扭曲,墙壁,路,柱子,身后的胡同都在一点点飞灰湮灭,是的,所有回去的路都被一种恐怖的力量毁灭掉了,我们已经完全没有退路了。





(七)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突然停下脚步。

尹雪愣愣地望着我“洛城,怎么啦?”

我深吸了一口寒气,慢慢吐出了三个字:“鬼打墙”,她顿时吓了一跳紧张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肩膀特别的酸,我揉着肩膀说道“鬼打墙又叫鬼遮眼,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时,分不清方向,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会回到一个地方,会被困在一个地方走不出去。这样看来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很久了”我指着路旁的一个做上了标记的墙说道,“我做这个标记是几十分钟前的事情了,看来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我上一次好像也遇到了!”说的时候她看向了自己的表,所有的指针都停在了十二点上面不动,“时间又停止了!”尹雪紧张不安地说道,她紧紧拉着身旁刚缓过神来的文倩,很害怕得发抖。这样的场景让我感觉难受,两个女生经历这些确实太残酷了。

我本想安慰她们,但是一种突如其来的目光让我从心底泛起一丝寒冷,让我头皮直发麻,是尹雪,她用一种直勾勾冷飕飕的眼神盯着我,不对,她不是在看我,她在看我的肩膀,是什么会让她有如此反应,我额头上的汗拼命地往外冒。

她指着我的肩膀胆颤地说道:“你的肩膀上坐着一个人!”

我倒吸了一口寒气,身体直发软,难怪肩膀酸!

我一点点扭过头,这一看把我吓得半死,我的肩膀确实有一个人,不过它更像一个朦胧的黑影,我拼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慌张,这一切都是幻觉,对,肯定都是幻觉。人对外界事物的感知完全由大脑控制,最终得到的信息都是大脑加工过的,如果大脑工作正常,便能正确的认知世界,如果产生幻觉,就是信息加工错误了,我肯定是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大脑对信息的加工错误了而产生幻觉的,最有可能是缺氧了,这里四处密不透风,能吸入的氧气肯定稀薄,既然能解释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我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棒就朝自己的肩膀砸去,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木棒砸向黑影的那一刻穿透了过去,就仿佛打了空但是又不是,因为黑影化成一道烟四处飘散开了。

肩膀上的负重感也消失了,我开始思索怎么走出这鬼打墙。

我们一路边走边做记号,纵使如此,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失败很多次后我突然灵光一闪,怎么才想到有这个东西呢,我马上兴奋的问道:“指南针带了没有?”

尹雪很快反应了过来,从包里拿出来交给了我。我并不是需要指南针来找方向出去,我是靠它来走直线!

可是看到手里的指南针的那一刻,我差点震惊得喘不过气。

指南针指着我的头顶!

我面色凝重大脑飞速的转动着,额头上的汗也一个劲的往外冒。

她们无法理解的看着我,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之所以这样恐怕只有两种可能性了”,我喘着粗气说道“第一种是指南针坏了”

第一种可能已经排除了,尹雪更加好奇地问道:“洛城,然后呢?”

“我们头顶有巨大的磁场!”说完我的心砰砰乱跳个不停。

已经恢复过来的文倩这时候突然提醒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一种声音?”

尹雪也说道:“我也听到,这是什么声音啊?”

是的,我也听到了,被提醒后我甚至能感觉到这声音就仿佛置若身旁一般。是那种“嗡嗡”的声音,很奇特的嗡鸣声,让我感觉如此熟悉,我曾经听过。我飞快的思索着这种声音,突然,我想起来了,是在下雨天!在下雨天时走在电线杆下就会听见这样的声音!

“我知道了”我的心砰砰乱跳激动万分,我深呼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是电塔!”

她们都为之一振。

不仅是她们,连我都十分震惊这个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电塔!





(八)

恐怕这就是她们还有我所经历的这些的原因了,众所周知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弱磁场源,如果外源的磁场过强,会扰乱人体的微观磁场,造成生物钟和各个器官的生物电流紊乱。产生呕吐,心跳加快或者昏迷,幻觉。只要电塔足够大的话,就能够产生这么大的磁场!现在唯一的疑问就是电塔在哪里了?

“那么电塔在哪呢?”文倩看着我,或许也只有我能知道了。

“你们有没有听过驱鸟器”我问道。

她们都摇摇头,也是,这让我很滑稽的笑了,除了我之外谁还去了解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呢。我便解释道:“驱鸟器又叫赶鸟器、防鸟器、防鸟撞等,因为好多鸟类喜欢在线路的铁塔上搭巢建窝,而且他们所叼来的好多都是铁丝等导体,非常容易发生短路事故,针对鸟类胆小的天性,在线路的铁塔上安装上驱鸟器,可以有效的防治鸟类在上面搭窝。”

“这和电塔有什么关系呢?”她们都不明所以。

我看着她们笑着说道:“10kv及以上线路的电塔采用的驱鸟器都是像风扇一样的东西来达到驱鸟效果了。”

尹雪还是不知道这和电塔有什么关系,文倩也是挠着自己的头。

“闭着眼睛”我又说道“有什么感受?”

尹雪是个聪明的女孩,她马上反应过来了,“是风”她激动的说道,文倩也发现了,胡同里有风。

我嘴角上扬地笑了笑:“聪明,确实是风”,接着我又解释道“如果这里在有电塔的情况下,而胡同是密不透风的但是却能感受到风的话,恐怕我们就在驱鸟器旁边。”

“因为电塔产生的大磁场让我产生了幻觉,那么我们现在就在幻觉之中”,我顿了顿:“这里恐怕都是幻觉”

我的话让她们震惊不已,她们顿时不敢相信地环顾自己周围,不敢相信一直都在幻觉之中。

我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为之惶恐不安,冷汗直流。

“驱鸟器是装在电塔上面,所以我们就在电塔上面!”

突然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身旁的景象都开始变扭曲了,胡同、墙壁、地面、漆黑的天等等都一点点变得模糊最后消失,幻觉一点点地消失。这一切就仿佛扯掉了幕布后一般,而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另外一幅场景。

电塔出现了,在它的顶部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编号1204”,一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一二零四胡同是因为电塔编号而这样叫的。而且我们就确实就在它的上面可是不对啊,这只是一个破旧的电塔,虽然很大,但是要让我们产生如此多幻觉的大磁场就显得太微小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后背冷汗淌个不停,心也七上八下的焦急不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吧!

把她们从电塔上带下来后,我马上急忙地跑到电塔的下面拼命地挖着。

“你在找什么啊?”文倩不解地望着我的举动。

尹雪也很担心地看着我说道:“洛城,怎么啦?”

我自顾自的继续挖着,额头上的汗一颗接着一颗的掉下来,我的心焦躁不安,我的手开始发抖,不是手臂累而是害怕!她们谁都无法理解我的那种恐惧,希望我的那个猜测不是真的,千万不要。

当锄头抵触到传来的坚硬感的时候,我面如死灰,心仿佛被死死捏住一般。

那个猜测果然是真的!

当上面的土被拨开后,我看见了那是一个面具!





(九)

被誉为世界九大奇迹的三星堆的历史要推前到5000年前,而它的古蜀国的繁荣持续了1500多年,然后又像它的出现一样突然地消失了。历史再一次衔接上时,中间已多了2000多年的神秘空白。关于古蜀国的灭亡,人们假想了种种原因,但都因证据不足始终停留在假设,没有人知道三星堆文化来自何方,出土的数量庞大的青铜人像、动物不归属于中原青铜器的任何一类,青铜器上没有留下一个文字,让人不可思议。而三星堆文化的一个最奇特之处,是这里出土了数量众多的青铜面具。

我们产生的这些所有幻觉都是因为感觉剥夺引起的,感觉剥夺就是剥夺一个人的所有感官刺激,让他的潜意思浮现。曾经有人对感觉剥夺进行过实验,大多数实验者在剥夺感官刺激的隔离箱中产生幻觉,包括视幻觉、听幻觉和触幻觉等等。仅仅电塔的磁场当然不会让我们产生如此强烈的幻觉,而是因为电塔下面埋着一个三星堆的青铜面具,本身就无法解释的青铜面具大概带有这种剥夺感官的神秘力量,所以这两者让我们一直深陷幻觉之中。

看着电塔下面所埋的三星堆的青铜面具,我一字一句地说道:“文倩,你的目的是什么?”

尹雪和文倩都愣愣地望着我,不明所以。尹雪不解地问我:“洛城,你在说什么啊?”

文倩也跟着苦笑地说道:“陈洛城,你在说什么啊?”

“我在说什么你自己清楚,不对,我不应该叫你文倩应该叫你浮光鬼影吧”我警觉地拉过尹雪到自己的身后,冷冰冰地看着她。

我的话顿时让她们震惊不已,尹雪还是不明白,因为她的朋友文倩怎么可能是那个论坛里面的坛主呢,她不敢相信想替文倩辩护,我面色凝重,示意她不要说话,好好听着。

面前的文倩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看不见她的脸。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非常安静,听不到一丝声音,一切都仿佛停止了甚至连空气也都冻结了一般。

“你有什么证据?”她开口了,但是声音却让人感觉如此陌生。

“从我叫醒你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人一般昏过去是由于机体的供血不足而形成的,心脏是直接主管着机体的供血机能,所以醒来后的你应该是面色惨白,心跳缓慢,但是那时候我注意到你太正常不过了。”我说道。

“这就是你的证据吗?太可笑了。”她笑个不停。

“醒来后你以为装作神志不清就会骗我相信吗?如此强烈的精神刺激导致的应激障碍,通常还会出现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不时还会笑。拜托,你的演技太烂了,想要蒙混过关还是去多学两年吧”我说道。

“那你凭什么说我是浮光鬼影呢?”

我冷笑两声后便说:“我让别人查过那个坛主的ID,居然找到了你。知道你失踪后生性多疑的我去学校档案室调查过你的档案,猜猜我发现了什么,你的父母尽然都被杀死了!”接着我又说道:“我特别好奇的是,那个帖子是真的吗?”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我看见从胡同黑暗的深处走出了一个人,他缓缓地走近了,我看见他穿着一身古怪的大黑袍,头顶带着一顶怪异的帽子,却怎么也看不见他的脸。不知为何,空气变得异常的凝重了,仿佛带着死亡的气息,我不安的望着那个男人,突然我意识到,是他!是在《恶灵缠身》事件中,周通口中说的那个神秘男人,是他带来一系列可怕的事情。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我的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有点喘不过气。

黑衣男人没有回答我而是鼓起了掌,过了会才用嘶哑的声音缓缓说道:“是你。”

我十分不解地看着他,却看不清他的脸。

“你果然很聪明,但是你却偏偏阻碍我们的事情,所以只有靠尹雪来引出你,并制造出了一二零四胡同,然后在电塔下面埋着青铜面具,我们的目的就是让你死!”

原来如此,但是我并不害怕“你不找我,我也要来找你,但是你要怎么才能杀我呢?”

他突然冷笑两声,我意识到不妙,完全忽略掉了自己身旁的文倩,糟糕!只见她快速地跑到了土推旁,拿起了青铜面具戴在了脸上,顿时眼前一片白光,一股奇特的力量把我和尹雪推倒,身旁的尹雪已经不知死活,而我的力气在一点点被抽空,意识也一点点变得模糊,完了,最后一丝意识也失去了。





(十)

本以为死定了的我醒来第一眼却看见了阿佑。

“你醒了?”他关心道。

我坐了起来,头疼得要命,外面天很亮应该是早上,我注视着周围"这是哪?"

“你家”

这时候尹雪从厨房走了出来,递给了我一杯热茶。

“我还以为自己死了,发生了什么?”我不解地看着又变得消瘦的阿佑。

“你让我查那个《恐怖直播》帖子坛主ID的时候,我也调查了一下,发现事情很蹊跷,所以你昨天去一二零四胡同的后,我放心不下就去找你了,最后发现了你们。”

“你遇见那两个人了?”我说道。

“遇见了”

“那你,怎么救下我们”刚说完我便注意到阿佑胸前的长命锁佩裂了很深一道痕,顿时一切我都明白了。

“值得吗?”我不好意思,亏欠他一个人情。

他点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要走了”他很郑重地说道。

“去哪?”

“江西,水猴子!”他说完便拿起了自己的行李,听到后我面色凝重准备劝阻他,但是他对我微微一笑便离开了。

事情也就此告一段落,调查之后我知道了一些事情,《恐怖直播》是文倩编出来引诱尹雪的,但是她的父母确实死了,尹雪那晚被红鞋追之所以能够成功离开胡同恐怕也是他们故意放他出去而引出我的,阿佑是用长命锁佩的力量抵挡了青铜面具,电塔最后因为年久失修电压超标而被拆除,青铜面具据知被那个男人还有文倩带走。但是仍然还有太多的疑云,比如文倩为什么会是那个男人一伙的,是被收买还是一开始就是安插在我周围的卧底?还有三星堆的青铜面具是怎么落入那个男人手里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有什么目的?看来他已经开始了解我了,但是我并不畏惧,因为,在最我昏迷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在他的手上戴着一个戒指,上面的符号已经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了,纵使他不来找我,我也会亲手抓住他。

“叮叮”尹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刚准备去接,看到来电人后她直接吓晕了过去,上面三个惨白的字,杨冰冰。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8114.html
上一篇:众人惊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