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鬼故事域名永久有效.请记住网站域名是 www.yztyw.com
当前位置:鬼故事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都市掘墓人,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都市掘墓人,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7-06-01 浏览数:

第一夜
    清晨两点,林梅被外面的声响吵醒了。她起身走到窗边,从窗帘缝里朝外窥视。西边是街坊钟凌宣的家,一幢三层别墅。黑暗中,她看到别墅北面的草坪上有个黑影!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仿佛正在干膂力活。
    这么晚了,他在干什么?
    第二夜
    第二天白天,林梅守在窗户前面,牢牢地盯着那块草坪。可草坪上盖着一张玄色的防雨布,把上面的机密盖得结结实实,使她侦察一天毫无成果。
    清晨两点,林梅又被外面的声响吵醒了。她朝外窥视,大吃一惊:那个黑影又在草坪上干活!似乎是在挖坑,岂非是在掘墓?
    林梅的心突地发抖了一下,觉得不寒而栗。她想起好多少天没见到钟凌宣的老婆——刘渺,她失落八天了。
    对,他必定是杀了她,趁着黑夜想把尸体埋在本人院子里。可这么做不免也太笨了,认为警察都是瞎子么?林梅怎样都睡不着。
    第三夜
    第三天白天,玄色防雨布依然结结实实地盖在那儿。清晨两点,林梅又被乐音吵醒了。这次声响更响了,很嘈杂,听起来像电锯。声响是从钟凌宣家里传来的。
    他在切什么?林梅惊骇万分、不寒而栗地发抖着。在深夜里开着电锯——事件曾经很明白了。她怔怔地坐了一会儿,突然奔从前拿录音机,在录音机里放进一盘空缺磁带,按下了录音键。刘渺失落九天了,当初能做的就是保留街坊的犯法证据。她坐在黑暗中,发抖的手指按在录音键上。她保持了十多少分钟后,听到电锯声停了。
    夜,一片逝世寂。
    第四夜
    第四天白天,不异样情形。清晨两点,依然不乐音,可林梅仍是醒了。她拉开窗帘,探出头去看,却被面前的气象吓得呆若木鸡:钟凌宣的后院里火光闪闪,映红了院子的围墙!他的草坪上摆着一个烤架,焚烧的大略是煤气,所以无声无息。
    火光中闪现出一个人影。那恰是钟凌宣!他拎着一个桶,背对着林梅,像个幽灵似的踱到烤架后面,而后把桶里的货色一块块放在烤架上。火极旺,而他却不把货色取上去。烤架上的货色在高温下腾起炎火,烧成焦炭,变成灰烬,他也金石为开,只是持续往烤架上放一块块货色——他不是在烤食品,是在焚尸!
    一阵怪风吹来,风里带着令人作呕的气味。林梅关紧窗户,蹲上去不停干呕,大口喘气,不由呜咽起来。刘渺失落十天了,必定要把这件事弄明白。
    第五天上午
    第五天早上,钟凌宣家的门铃响了,是林梅来了。钟凌宣还没来得及把林梅挡在门外,她曾经侧过身子挤了出去。
    钟凌宣四十出头,一头斑白的头发,一副含混的眼镜遮住大局部惨白的脸,可是他的眼光却深奥得恐怖。听说他是一个作家,专门写可怕小说的。她据说,所谓可怕小说家,就是心思反常。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当初是揭穿他的时候了。她有勇气面对他,是由于他的身体非常瘦小,而她却非常高大。她敏捷察看了一下就发明了屋子里的成绩:大门前面的墙上倚着一把铁锹跟一把铁铲,下面沾满了湿泥。还有,厨房门是关着的——不人会平白无故地打开厨房门。
    她伪装很随便地说道:“我晓得刘渺爱好金鱼,所以顺便把这两尾金鱼送给她。她在家吗?”
    钟凌宣立刻说:“她回外家好多少天了,外家有人生病,须要她去照料。”
    “真可怜。看来病得挺重?”林梅突然感到手里的鱼缸很重,她的手都酸了,就说:“我能不能把它放下?放在哪儿好?”说完,她伪装迫切地到处寻觅放鱼缸的处所,从他身边溜了从前,用胳膊肘一下就撞开厨房的门。
    她被面前的气象吓得呆住了:厨房里全被漆成了白色——墙壁上、天花板上、窗户上都是红的,连电灯的光都是红的!娇艳的白色,血淋淋的白色,这里几乎就像地狱!林梅手里的鱼缸都快掉了,她抬头一看,看法板上铺着一层塑料地毯,也是白色的!在这下面杀人,应当很轻易掩饰血迹。
    林梅紧紧地把这些蛛丝马迹记在心里。钟凌宣显然打算掩饰什么,说明说:“我盘算趁刘渺出门这多少天,把房子从新装潢一下。后果很好,就跟新的一样。”谈话的时候,他的小眼睛紧盯着琉璃台上的刀子。那是一把剔骨刀,尖尖的刀头闪着红光。

本文链接:http://www.yztyw.com/article/38145.html
分享到: